搜索

解密九一三事件前毛泽东突然回京?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4-3-22 19: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
2024-3-22 19:38:46 191 0 看全部
9月12日13时,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
   1971年9月12日13时10分,毛泽东的专列秘密停靠在北京丰台车站。在北京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来非常吃惊,怎么不声不响就回来了?原来计划不是这样的呀?











   周恩来真的不知道吗?他虽然一直在北京,但他知道毛泽东南巡的讲话内容。9月4日,汪东兴曾将他和华国锋追记、经毛泽东改过的南巡谈话稿(8月16日至27日毛泽东在武汉同湖北、河南、湖南等负责人的谈话)专送周恩来。主要内容讲述 党内路线斗 争的历史,揭露黄吴叶李邱以及背后的林彪在庐山会议上搞突然袭击,分裂党、急于夺权的阴谋。9月11日,周恩来和回到北京的华国锋谈话,更是完全了解了毛泽东的谈话内容。难道身经百战的他没有意识到“大战”将临吗?如果他意识到了,为什么对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如此吃惊呢?
   本来毛泽东到北京还会晚一些时间,据张耀祠(中央警卫团团长)回忆,毛泽东准备召见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汪东兴打电话一问,杨下部队了,于是专列直接“杀”回北京。汪东兴(中央办公厅主任)介绍,毛主席身体健康时,每年都要外出巡视。国庆节前出巡已经成了规律,一般在9月25日左右返程。可这次怎么提前十多天就返回北京了呢?毛泽东的行动实在是太反常了。

<iframe frameborder="0" src="https://81f96e1897669e9305595ad84862e9ff.safeframe.googlesyndication.com/safeframe/1-0-40/html/container.html" id="google_ads_iframe_/1619040/Creaders_World_300x250_0" title="3rd party ad content" name="1-0-40;29802;
[img=1,1][/img]
        [img][/img]1000){r=r.substring(0,r.length-1);}return r;}());}            var ftDomain = (window==top)?&quot;&quot;function(){var d=document.referrer,m=(d)?d.match(&quot;(?::q/q/)+([qw-]+(q.[qw-]+)+)(q/)?&quot;.replace(/q/g,decodeURIComponent(&quot;%&quot;+&quot;5C&quot;))):&quot;&quot;,h=(m&&m[1])?m[1]:&quot;&quot;;return (h&&h!=location.host)?&quot;&ft_ifb=1&ft_domain=&quot;+encodeURIComponent(h):&quot;&quot;;}());            var ftV_7927498={pID:&quot;7927498&quot;,width:&quot;300&quot;,height:&quot;250&quot;,params:{ftx:window.ftX,fty:window.ftY,ftadz:window.ftZ,ftscw:window.ftContent,ft_custom:window.ftCustom,ft_id:window.ftID||&quot;&quot;,ft_idEnabled:window.ftIDEnabled||&quot;&quot;,ftOBA:window.ftOBA,ft_domain(ftDomain||&quot;&quot;).match(RegExp(&quot;&ft_domain=([^&$]+)&quot;,&quot;i&quot;))||[&quot;&quot;,&quot;&quot;])[1],ft_ifb(ftDomain||&quot;&quot;).match(RegExp(&quot;&ft_ifb=([^&$]+)&quot;,&quot;i&quot;))||[&quot;&quot;,&quot;&quot;])[1],ft_agentEnv:window.mraid||window.ormma?&quot;1&quot;:&quot;0&quot;,ft_referrer:encodeURIComponent(window.ft_referrer),gdpr:&quot;0&quot;,gdpr_consent:&quot;&quot;,us_privacy:&quot;${US_PRIVACY}&quot;,ftClick:window.ftClick,bundle_id:window.bundle_id,site_url:window.site_url,pub_id:window.pub_id,ft_referrer:window.ft_referrer,sup_platform:window.sup_platform,cachebuster:window.ftRandom},winVars:{ftClick_7927498:window.ftClick_7927498,ftExpTrack_7927498:window.ftExpTrack_7927498,ft300x250_OOBclickTrack:window.ft300x250_OOBclickTrack},DTimeout:1E3,GTimeout:1E3},            ftPProc=function(d){var c=this;d=JSON.parse(JSON.stringify(d));var f=[],l=function(a,b){b=&quot;undefined&quot;===typeof b||isNaN(b)?1:parseInt(b,10);a=a||&quot;&quot;;for(var e=0<=b?b:0;e--;)a=encodeURIComponent(a);return a},h=function(a){a=a.constructor==Array?a:[];for(var b=0;b<a.length;b++){var e=a.t&&&quot;w&quot;==a.t?&quot;winVars&quot;:&quot;params&quot;,c=d[e][a.p],g=l(a.n||&quot;&quot;,a.e),h=l(a.v||&quot;&quot;,a.e);g=(g?g+&quot;:&quot;:&quot;&quot;)+h;&quot;&quot;!==g&&(c=&quot;undefined&quot;===typeof c||&quot;&quot;===c||&quot;o&quot;===a.m?&quot;&quot;:c+&quot;;&quot;,d[e][a.p]=c+g)}a=!0;for(b=0;b0&&bId.charAt(0)!=&quot;$&quot;);callback([{p:&quot;ft_partnerimpid&quot;,v:&quot;ABAjH0g9dNTpST-BBL7Xyd6fWm0G&quot;},{p:&quot;ft_referrer&quot;,visInApp?bId:&quot;https://history.creaders.net/2024/03/18/2712115.html&quot;)},{p:&quot;ftClick_&quot;+settings.pID,v:ftClick,m:&quot;o&quot;,e:0,t:&quot;w&quot;}]);}});            var deployTag = function(){deployTag = function(){};clearTimeout(gTimer);ft7927498PP.deployWinVars();                var ftTag = document.createElement(&quot;script&quot;);                ftTag.id = &quot;ft_servedby_7927498&quot;;                ftTag.src = &quot;https://servedby.flashtalking.co ... 7498PP.getSrcString();                ftTag.name = &quot;ftscript_300x250&quot;;                img.parentNode.insertBefore(ftTag, img.nextSibling);            },gTimer = setTimeout(function(){clearTimeout(gTimer);deployTag();},ftV_7927498.GTimeout);ft7927498PP.init();        })(this);    '>




{&quot;uid&quot;:&quot;3&quot;,&quot;hostPeerName&quot;:&quot;https://history.creaders.net&quot;,&quot;initialGeometry&quot;:&quot;{\&quot;windowCoords_t\&quot;:0,\&quot;windowCoords_r\&quot;:1920,\&quot;windowCoords_b\&quot;:1040,\&quot;windowCoords_l\&quot;:0,\&quot;frameCoords_t\&quot;:802.15625,\&quot;frameCoords_r\&quot;:716.5,\&quot;frameCoords_b\&quot;:1052.15625,\&quot;frameCoords_l\&quot;:416.5,\&quot;styleZIndex\&quot;:\&quot;auto\&quot;,\&quot;allowedExpansion_t\&quot;:0,\&quot;allowedExpansion_r\&quot;:0,\&quot;allowedExpansion_b\&quot;:0,\&quot;allowedExpansion_l\&quot;:0,\&quot;xInView\&quot;:0,\&quot;yInView\&quot;:0}&quot;,&quot;permissions&quot;:&quot;{\&quot;expandByOverlay\&quot;:false,\&quot;expandByPush\&quot;:false,\&quot;readCookie\&quot;:false,\&quot;writeCookie\&quot;:false}&quot;,&quot;metadata&quot;:&quot;{\&quot;shared\&quot;:{\&quot;sf_ver\&quot;:\&quot;1-0-40\&quot;,\&quot;ck_on\&quot;:1,\&quot;flash_ver\&quot;:\&quot;0\&quot;}}&quot;,&quot;reportCreativeGeometry&quot;:false,&quot;isDifferentSourceWindow&quot;:false,&quot;goog_safeframe_hlt&quot;:{}}" scrolling="no"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width="300" height="250" data-is-safeframe="true" sandbox="allow-forms allow-popups allow-popups-to-escape-sandbox allow-same-origin allow-scripts allow-top-navigation-by-user-activation" aria-label="Advertisement" tabindex="0" data-google-container-id="3" style="margin-right: auto; margin-left: auto; 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vertical-align: bottom;">


披星戴月,归心似箭,毛泽东每分每秒似乎都是掐算好了的。专列12日16时零5分抵达北京站,从来没有白天在北京站下车的毛泽东坐汽车回到中南海。
   对军 事指挥员来说,战争中的时间往往是一件最出人意料的武器。毛泽东命令李德生调一个师到南口待命。快到丰台,毛主席下令在丰台停车。已经到了北京,毛泽东当然不着急了。他让汪东兴打电话给中办值班室,要他们通知李德生(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北京军区第三政委)、吴 德(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忠(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到丰台车站等候(据张耀祠回忆,毛泽东是在天津站时叫他打的这个电话)。谈话后,毛泽东单独交给李德生一项任务,调38军一个师到南口待命。这里要特别说明,军队调动权集中在军委主席毛泽东那里,军委副主席林彪 都不行,调动一个排也要经毛泽东批准。15时多,谈话结束,李德生立即赶回北京军区。
   李德生传达了军委主席毛泽东的命令,同陈 先瑞(北京军区第二政委)等军区领导研究调动部队进驻南口。南口在北京西北,再往前就是八达岭了,这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向北就是张家口,既可防苏联入境,也可以平定北京城里的动乱。虽然包括李德生在内,这些高级将 领们还是“不识庐山真面目”,但他们很快部署完毕。对即将发生的事件来说,这是一个极端重要的军事部 署,说明毛泽东早已成竹在胸。果然,当天晚上发生了事情。
   在钓鱼台负责警卫工作的邬吉成(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回忆,9月12日晚上,中南海和钓鱼台都进入了紧急战备状态。22时左右,部队已经熄灯,邬吉成也睡了,汪东兴来电话,中南海已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你负责布置钓鱼台的战备工作。战备到什么程度?汪东兴说,一等,把部队拉出来,布岗,设置路障,挖工事。邬吉成一头雾水,怎么回事,演习还是打仗?搞不清,命令如山倒,他马上增派岗哨,门口布上机枪,挖好了工事,设置钉板之类的路障,阻断了各楼之间的通路,到天亮才搞完。后来汪东兴再找邬吉成,找不到了,埋怨他紧 急战备怎么到处乱跑?邬吉成说你不是叫我布置战备吗?紧急状态持续一个多星期,才自然平静下来,而战备结束则在一两个月之后。
   这里有个疑问,为什么除了中南海,钓鱼台也进入了紧急战备状态?难道得知林立果一伙要攻打钓鱼台吗?
   据李伟信(上海空4军副处长)供词,9月11日22时,得知毛泽东已经离沪北上。他们开会的房门打开着,李伟信到门口一看,室内气氛异样,刚才那种嚣张气焰已被神色茫然所代替。林立果、周 宇驰、刘 沛丰(空 司一处处长)、于新野(空 司副处长)几个人目光滞呆,低头不语。林立果流着泪说,全完了,没完成首长(林彪)交给的重托,首长把生命交给了我,我拿什么去见首长?沉默了一阵,周宇驰抓起一个酒瓶子,狠命摔在地上,说难过也没用。还有一个办法,到国庆节那天,首长托病不去,老子他妈的驾直升机去撞天安门……我不得好死,他也别想好活!过一会儿周宇驰又说,还得去一个人伪装,代我撒传单,你们谁能跟我一块去?开始没人敢说话,在周 宇驰催促下。于新野表示他去,接着我和刘 沛丰也表示愿意去,林立果说,我不允许这样做。大家也觉得这种想法不现实,于新野自言自语,就怕等不到“十一”啦。
       谁把毛泽东到京的消息透露给林立果?
   1971年9月12日19时多,西郊机场响起三叉戟起飞的巨大轰鸣声,256号三叉戟秘密从北京飞往山海关机场。因为是临时,机组人员过了18时才接到训练飞行的通知。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但实际上对专机来说十分正常。因为专机需要保密,常借训练为由。
   三叉戟马上就到了,林彪别墅还一无所知,叶群(林彪妻子)为庆祝女儿林豆豆订婚,在96楼走廊放映香港电影《甜甜蜜蜜》。电影才放一半,值班秘书来问林豆豆,山海关机场来电话,说来了架飞机,问我们知不知道什么人来。林豆豆说不知道,但她想,可能是弟弟林立果回来了。
   姜作寿(8341部队二大队大队长)放下电话才三四分钟,李文普(林彪的警卫秘书)的电话就追来了,急急地说,老虎(林立果)回来了,快派吉姆车去接。原来叶群从内部直线电话告诉李文普,立果听说豆豆今天订婚,很高兴,坐飞机赶回来祝贺。叶群要刘吉纯(8341部队警卫科副科长)坐车去接。
   林立果为什么突然回到北戴河?因为南巡的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林立果连说糟糕,手忙脚乱给北戴河的叶群打电话,说两个小时后他飞往北戴河。
   有一个事实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毛泽东秘密回到北京,除了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得到通知的就是李德生、纪登奎、吴 德、吴忠和周恩来。别人不可能知道,那么北戴河的叶群和北京的林立果是怎么知道的呢?是谁透露的?是“内线”?还是……圈套?
  这大概是解开九一三事件之谜的一把钥匙。
   空军学院东北角有两幢编号13和14的两层小楼,原是院领导的住宅,所以称将 军楼。1971年4月底,这里成了林立果的“秘密据点”。9月12日15时10分左右,将 军楼车库开出一辆伏尔加,老王清楚地看见里面坐着三个人。司机是周宇驰,旁边是于新野,后座坐着林立果,一个个神情紧张……
   从这段目击者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知道,15时毛泽东还在丰台车站谈话时,已经有人把消息透露给了林立果。所以他急急忙忙到西郊机场策划“第二套方案”。16时30分左右,胡 萍(空 军副参谋长、34师党委 书记)接到周 宇驰安排南飞机群的电话,18时刚过,256机组接到飞往北戴河的命令。
   得知毛泽东行踪的圈子非常小。如果不是毛泽东身边的人,他怎么可能知道?如果是毛泽东身边的人,九一三事件后马上就是一条大罪状,泄露毛泽东的绝密行动,尤其威胁到毛泽东的安全,怎么可能轻饶告密者?怎么可能让他逍遥法外?看来,这个电话非常蹊跷!
   到底谁是告密者?现在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叶群说”,毛泽东回到北京,是汪东兴告诉她的。另一种是“民间说”,汪东兴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告诉了叶群。总之,北戴河的叶群先知道,马上打电话通知林立果。虽然死无对证,要“抓”告密者也非常简单。查总机的话单就可以查到。到北戴河的电话是长途,总机需要登记话单,看看那段时间谁给叶群去过电话,一排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九一三事件后,军委一号台的话单仓库翻了个底朝天,一张一张地翻检过,并记录了从9月6日至12日他们之间的所有通话和通话时间,要找出“罪魁祸首”简直易如反掌。
   如果是周恩来,为什么不追究?九一三事件后周恩来的地位岌岌可危,四人帮一直想拔掉这颗“眼中钉”。把毛泽东的绝密行动密告叶群,这是打倒他最有利的理由啊!如果是汪东兴,那就更有理由打倒了。众所周知,汪东兴是毛泽东的心腹,庐山会议他跳得那么高,却“轻松过关”?而他不但不接受“教训”,又“贼”胆包天把毛泽东的秘密告诉叶群,吃里扒外,难道不该“千刀万剐”吗?
   可是奇怪!不论是周恩来,还是汪东兴,都平安无事。为什么不追究泄密这件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是不是与汪东兴在庐山会议上打而不倒一样,背后有着永远不能示人的秘密?看来似乎只有一种可能,故意泄密,就是要打草惊“蛇”,就是要让“北戴河”的“鸡”半夜飞起来。
   在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里,毛泽东是否意识到危险正在步步紧逼呢?他为什么突然回到北京?事先知道吗?1971年11月14日,毛泽东在接见中央召开的成都地区座谈会成员时说,林彪他们搞反革命活动,谁个晓得?我就不知道嘛。这话他说过多次。是这样吗?九一三事件扑朔迷离,如果毛泽东对林立果的行踪不了如指掌,为什么突然回到北京?
   李德生和汪东兴在回忆录中都提到,毛泽东有察觉。汪东兴说,毛主席对林彪究竟何时察觉?察觉多深?后来也没向我们讲过。但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回到北京和林立果离开北京决不是巧合,毛泽东一定知道周恩来、汪东兴、李德生他们不知道的更多的“机密情报”,甚至有可能了解整个“阴谋”。
知识都学杂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91 | 回复:0

  • 莫言论争之我见

    何与怀 2016年11月30日,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

    阅读:545|2024-05-07
  • 华文文坛三大盛会在汶莱隆重召开

    小秋 2024年4月20日至22日,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第十三届研讨会、世界华文作家第十二 届

    阅读:111|2024-05-07
  • 暖心援丰,热情如阳

    4月20日上个星期六,正是一个阳光普照的美好日子,大地仿佛被温暖笼罩,让人心情愉悦

    阅读:584|2024-04-24
  • 珞珈花浓,澳华异彩

    沈志敏 华中重镇武汉地处三江之汇,四月的珞珈山下林荫花盛。 2024年4月20日,武汉大

    阅读:177|2024-04-24
  • 我的丈夫是我的共同家长、朋友和爱人——但他并不是我...

    我的丈夫是我的共同家长、朋友和爱人——但他并不是我唯一的性伴侣:开放式婚姻的内幕

    阅读:353|2024-04-21
  • 拥有和经营妓院的惊人现实

    塞布·斯塔塞维奇 拥有和经营妓院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性感。图片:盖蒂 如果你只在

    阅读:203|2024-04-21
  • 追梦——作者:琳达

    FOLLOW THE DREAM Linda Li 著 Title of Book: Chasing Dreams |追梦 Name(s): Lind

    阅读:416|2024-04-16
  •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何与怀 一 2009年5月,缘因参加一个欧洲华文作家会议,我来到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多瑙

    阅读:1340|2024-03-12
  • 歡樂迎新歲,中華顯愛心 25 Feb 2024  歡樂迎新歲,中華顯愛心

    在烈日炎炎的澳洲夏季,墨爾本中華獅子會與援豐會展現了他們對社區的深切關懷與支持。

    阅读:448|2024-03-05
  • 除夕快乐!

    何与怀 人们说得好,除夕,就像一场盛大的演出终于到了大幕即将拉开的时刻。 除夕这个

    阅读:1384|2024-02-05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