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追梦——作者:琳达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4-4-16 17: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
2024-4-16 17:34:07 417 0 看全部
FOLLOW 屏幕截图 2024-04-16 133801.png THE DREAM

Linda Li 著

Title of Book: Chasing Dreams |追梦
Name(s): Linda Li
ISBN: 978-1-63931-686-1
List Price: US $15.00; CN ¥98.00
Copyright © 2023 by Overseas Chinese Press Inc | Imprint: Overseas Chinese Press
Detailed Subject(s): Biography; First edition: August 2023.

追梦
————————————————————————————
作 者inda Li
责任编辑:田绪清
封面设计:安 迪
————————————————————————————

地 址:纽约州奥尔巴尼市州街 90 号 700 单元 40 室
网 址:https://www.oc-press.com
邮 箱c-press@foxmail.com
————————————————————————————
规 格:16 开;21 印张
版 次:2023 年 8 月第 1 版
印 次:2023 年 8 月第 1 次印刷
书 号:ISBN 978-1-63931-686-1
定 价:US $15.00 CN ¥98.00
————————————————————————————
版权所有,请勿翻印。如有装订错误,请与我们联系更换。

目录
CONTENTS

引子 1
第一章 童年少年初彩 31
第二章 警花 43
第三章 爱的旋律 71
第四章 低谷与高潮 96
第五章 第一次婚姻 176
第六章 停薪留职,下海经商 229

1


引子


我的英文名字叫琳达,中文名字叫“心里美”,是一位澳籍华人,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二十多年。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国北京一个普通人的家庭,爸爸是一位建筑工程机械师,妈妈是一位小学教师。父母的言传身教使我从小就懂得了一个做人的最基本原则,那就是: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必须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我是澳大利亚一位彻头彻尾的守法公民,不管在哪里我都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做人。
thumbnail_屏幕截图 2024-04-16 181004.png

1999 年 5 月,天赐良机,使我有幸认识了澳大利亚的男子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2000 年 8月,我随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周转来到澳洲,从这一天开始,我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在国内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在这里,从我的内心深处,我不得不对我的澳洲洋丈夫伊恩 •托马斯 •菲利普说出发自肺腑的、千千万万个“感谢”,是他改变了我后半生的生活。
2001 年 1 月,我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和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结婚。2003 年,我拿到了澳大利亚的永久居住签证,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绿卡”。2005 年 11 月 24 日,我正式加入澳大利亚国籍,虽然国籍改变了,但我那颗永远热爱祖国、永远热爱那座生我养我的北京城的心却永远也改变不了。
在澳洲 70% 至 80% 的女人和男人结婚以后,女人是不能依靠自己的丈夫来养活的。结婚并不是女人生活的保险箱,女人必须学会在生活上和经济上自立,因为在澳洲离婚和分居时常发生,有的夫妻上个星期刚结婚,这个星期就离婚了......结婚和离婚就像是在做游戏。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他姐姐的女儿和男友在悉尼花了十几万澳币,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隆重的婚礼,九个星期以后,他们就离婚了。来自美国的 50 多岁的女士Monette•Dias,她现在居住在墨尔本,在澳洲 SBS《你结过几次婚》的英文节目中,她自己说她曾结过十一次婚。

在澳洲,很多夫妻结婚十几年,生儿育女,但他们在经济上是分开的。丈夫有他的银行账户,妻子也有自己的银行账户,他们各自花自己的钱。有时候夫妻一起到宾馆、饭店、酒吧去吃饭喝酒也会做到 AA 制,你付一半,我付一半。
2001 年 1 月 18 日,我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和澳洲男子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结婚,他当时是在澳洲的一个矿业公司里做大型挖掘机的修理师,是一位高级工程师,他是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工作 8 个星期后,然后回澳洲悉尼休息两个星期。
我们结婚十几天以后,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就要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工作,临走的那天他给了我 $300。
“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了,给你 $300,在澳洲,你要学会自己独立生活。”
当时的 $300 只够澳洲购买一周份量的水和食物,根本没有租房的费用。(那时候伊恩刚刚离婚,房子给了前妻)

我提着一个小行李箱,从做家庭保姆开始,到后来去餐馆做洗碗工,工作很忙、很累,收入也很低。两三个月以后,在一个按摩院中国老板的指引下,我尝试着到按摩院做性工作者(sex worker)。一开始我只是想挣钱来养活自己,偷着干几年就赶快收手,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丈夫伊恩 • 托马斯 • 菲利普知道,所以生活总是过得提心吊胆的。

刚开始工作时,我总是畏手畏脚,当老板叫到我的名字到房间里去见客人的时候,我战战兢兢地推开房门,见到客人时也是面红耳赤的,我紧张得搓着两只手,两条腿在不停地打颤,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在按摩院老板和同行小姐们的指导和帮助下,我逐渐认识和理解了自己的职业......
现在我已经从自己的骨子里,深深地爱上了我的职业。我爱自己的职业就像是爱自己的生命,成为一名优秀的性工作者,已经成为了我在澳洲后半生锲而不舍的职业追求。当然了,这并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达到的思想境界,而是经过了十几年反反复复的艰苦磨练,我才有了一种正确的职业信念。

Sex Worker 在世界上已存在了几千年了,在讲英语的国家中,人们又给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女人们,另一个非常美丽的称呼“Comfy Lady”,舒服女士。我很喜欢人们叫我 Comfy lady,我认为这是他人对我们性工作者的赞美。当人们叫我 Comfy Lady 时,我感到自己的心里有一种无限的美好感受,就像我的爸爸妈妈给我起的名字一样 ——“心里美”。

来到澳洲之后,生活和生存上的压力迫使我每天都必须去拼命的挣钱。因此,我也就没有时间到政府的正规英语学校里去学习英文。我现在能说一口很流利的澳洲英文,都是我在二十多年从事性工作的过程中向客人们学习的。但我阅读英文报纸、各种文件、阅读书籍的能力比较差。因此,如果我想要在政府部门工作,或者是在公司和银行里做职员,都是很难被录用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步入性工作者的这个行业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我是澳洲合法注册的性工作者,我每年向政府缴纳注册费用,并向税务局缴纳税款,我有澳洲注册的专业会计师为我每年的收入合法报税。

虽然我现在已经成为澳洲公民十几年了,但我从来没有在澳洲的任何政府部门工作过。从 2000 年 8 月,我第一次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里,我也从来没有学习过澳洲的政治和社会法律方面的知识。我是一个一生都不懂政治的人,所以我后面的书中所写到的每一句话所涉及的任何内容,请读者都不要和任何国家的政治法律制度、政治政策挂钩,我的书不反对任何国家的法律政策,这个世界上每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国情、宗教信仰不同,所以各个国家的政府制定出符合自己国情的法律、政策都是理所应当、自然合理的。
我的书也不反对世界上的任何宗教,我们住在一个多民族的地球村里,各个民族之间千差万别,每个人都有信仰不同宗教的权力。我的书只是对我所走过的六十多年人生道路的自我解读,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自传小说,文字的所到之处没有任何寓意和含沙射影,我只想向人们讲述我是如何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让自己的梦想成真,最后实现我的出国梦,我的书多以滑稽和搞笑为主。
由于我从事了二十多年性工作这种特殊职业,我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数百个国家的不同类型的男人,我的客人中年龄最小的 18 岁,年龄最大的有95 岁。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国情,不同的历史文化和不同的宗教信仰。
二十多年做性工作使我看到了更多的是男人生活中的另一面。我的客人中有医生、护士、警察、军人、教师、学生、工程师、律师、工人、农民和各种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等,有在政府部门、公司和银行等机构工作的白领阶层,也有在工厂、建筑公司、农场以及各种服务行业工作的蓝领阶层,我的客人们都亲切的叫我是无领阶层工作的“comfy lady”舒服女士。
我认为澳洲政府能够把性工作者作为一种合法的职业,是澳洲法律人性化的一个具体表现,现在澳洲的法律规定男人和男人可以结婚,女人和女人也可以结婚。

以前,我也无法理解这样的法律,但随着我作为性工作者年限的不断延长,使我逐渐地明白和理解了这个世界上人们生活中两个最刺眼的文字“性”和“爱”真正的、更深层次的含义。我在这里所说的爱并不是人们口中的“大爱”和“普爱”,我所指的是两个人之间的“爱”,两个生活伴侣之间的“爱情”。
相信这个世界上 80% 以上的人们认为“性”和“爱”是一回事,以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在二十多年的性工作中,我看到了很多人们有关“性”与“爱”的人生故事,使我也逐渐认识到,原来“性”与“爱”是分开的。我也经常和我的客人讨论这个问题,也有不少人赞同我的观点。

“性”是人们身体中一种生理上的需求,人的性需求就像是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人需要“性”的时候就一定要发泄出来。“爱”则是一种情感上的东西,是精神需求,是人们上升到理性层面的一种认知。
每个人都需要“爱”和“被爱”,“爱”是不能一个人来做的,否则那就是单相思。“爱”必须是两个人在生活中各方面的协调和共鸣,“爱”能够使两个人在一起谈论和享受共有的爱好与趣事。两人在生活中共同感兴趣的东西越多,能够产生共鸣的地方就越多,两人彼此之间的爱就会更深厚,爱的感情就会更加稳固。单单建立在性基础上的爱情是不安全的,是不牢固的。由此,我们也可以说有些婚姻和“爱”也是两回事,古今中外,有不少的婚姻只是一种利用,上到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这样的婚姻数不胜数,这个世界上每个时代、每个国家的人们都存在着婚外恋。

二十多年的性工作,让我看到了太多的男人们和女人们“性”和“爱”的传奇,每当我看到和听到那些人们有关“性”和“爱”的稀奇古怪的生活故事时,我总是在脑子里不停地去想、去分析、去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那样做?在我工作不忙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坐在桌子前,把那些平常人无法理解的,让人啼笑皆非的“性”和“爱”的传奇写下来。
实际上,我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我是如何出国的,到澳洲以后,我又是怎样很快地走进了性工作者的行列;一开始我是如何痛苦地过感情关;之后我又是怎样举步艰难地过工作关;到后来我逐渐明白和认识到自己职业的重要性、高尚性和纯洁性,很多客人都亲切称呼我:你是一位性学专家和心理学专家。现在我已经是澳洲闻名的、我们性工作者里的头牌 number onecomfy lady—— 第一舒服女士。我所走过的六十多年不平凡的生活历程,就是一种传奇,既然我能够自称我的人生故事是一种传奇,那么我必然会向读者奉献上我从中国到澳洲的精彩绝伦的人生故事,之所以说我的生活故事精彩绝伦,是因为我曾经在中国的北京某监狱做过十几年的监狱警察,有着很多人根本看不到和很多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人生故事;到了澳洲以后,我又有着二十多年一般女性根本不可能拥有的做性工作者的职业生活。如果你没有我这样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历,你怎么可能写出我这样非同寻常的人生故事?我的人生经历跌宕起伏,我所从事过的职业跨度很大,是一个生活中非常有故事的人。

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哪一种职业,只要是符合这个国家的法律,那么它都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做性工作也是对人们的一种服务。
我做性工作者让我大开眼界;我的职业让我感到自豪和荣耀;我的职业让我的心里踏实,每天都有现金收入,手里有钱,心里不慌,让我在生活上没有那种依赖感,我所说的依赖感,不仅仅是经济、金钱方面的依赖感,而是指多方面的。有的人生活总是依赖于别人,我认为那种依赖于别人的生活并不安全,记得我在中国时,就有人曾经对我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当一个人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活,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时,你会感到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的职业让我感到我永远不老,当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叫我“baby”时,我感到我也回到了十八、九,我要把我热爱的性服务工作做到底,我要活到老干到老,直到有一天我爬不起来为止。
屏幕截图 2024-04-17 173806.png
中国人常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那么我就是我们澳洲性工作者中的一位状元。
我就像是一个总统、女皇一样挺胸抬头地走在饭店、酒吧、夜总会和购物中心里,从我身边经过的男士、女士,老老少少都会不时地投来充满善意的目光,有的女士或者是先生还时常脱口而出“very nice!”(真美)、“beautiful”(漂亮)、“nicedress”(好漂亮的衣服),而我也是满脸微笑很有礼貌地向人们频频点头:“thank you!”(谢谢)。有时候,就连五六岁的小女孩或者是四五岁的小男孩拉着他们妈妈的手一边走,一边仰着幼稚的小脸,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总是笑着向他们摆手:“可爱的宝贝。”

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很多人止步注目,这是因为我在澳洲性工作行业里的知名度,和那裹在我不胖不瘦、中等身材的雪白身体上用鲜艳的丝绸面料做成的很合体的、半露前胸的、非常性感的中式旗袍。再加上我有一张俊眉俏眼,鼻直口正,端庄秀美的,很受看的,长圆形的脸庞。我们每个人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人鼻子、眼睛和嘴组合在脸上特别的好看,人们都很喜欢看。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长得漂亮。潇洒的男人,漂亮的女人,是父母天生造就的,上帝赋予的。女人长得漂亮就为她事业的成功奠定了一半的基础......

我就好像是一个美国好莱坞著名的女影星一样,走到哪里闪耀在哪里,作为一个中国女人能够在异国他乡,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来自各个不同国家的人关注和赞赏,这使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无限的满足和幸福。
在堪培拉乃至全澳洲,有不少的人,都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我很少听到人们的流言蜚语,也从来没有听到人们在背后说三道四地议论我,这是因为澳洲有着这个世界上不同于很多国家的历史和文化,有着它特殊的人口结构构成。澳洲面积大概是世界上的第五大的国家,全国的人口只有 2600万,恐怕澳洲也是世界上人均占有土地最多的国家之一。而这 2600 万人口却来自于世界上上百个国家,这是因为自从 1770 年 1 月 26 日英国的航海家CAPT·JAMES·COOK(1728 年 4 月 10 日生,1779 年 2 月 14 日死)的悉尼以后,澳洲就成为世界上来自五大洲上百个国家移民迁移的大国。

我在堪培拉的房子的后院邻居,是来自塞尔维亚的老俩口,房子右侧东院的邻居是一家老少三代的日本人,所以我干什么,人家也不关心,根本就不感兴趣。
在堪培拉的大街小巷和商场、俱乐部等公共场所,你很少看见有人在吵架,你要是在大街上看见我这个黑色头发的中国女人在跟一个金发蓝眼睛的女人在打架,人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很可笑......
这二十多年在澳洲的生活,使我深爱这个国家和堪培拉这座安静的城市,也使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到澳大利亚是最适合像我这样的人在这里生活,因为从小我就喜欢做与众不同的事情,而且我是一个一生都比较好学上进的人,不管我做什么,我都要去争取做那个“第一”,要做,我就要做那个最好的。要说,我年轻时,在中国穿着警服走在大街上,人们的回头率是 99%,
那么现在我已经是 60 岁出头的女人了,走在大街上,人们的回头率也绝对不低于 80%。有一次在堪培拉的豪华购物中心里,我走路不小心一脚踩在一位老先生的后鞋帮上,我站在大厅中央和这位老先生理论,这时人们的回头率高达 100%,什么红毛绿眼的,白毛灰眼的,金毛蓝眼的,黑毛综眼的,卷毛黑眼的,有美国的、法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澳大利亚的、加拿大的和非洲国家的黑人朋友,再加上咱们亚洲国家的,日本的、韩国的、印度的、巴基斯坦的、尼泊尔的、马来西亚的、泰国的、菲律宾 —— 各个国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站了里三层外三层,人们都是大气不出,瞪大眼在看着我们:这个“number one comfy lady”第一舒服女士,怎么在跟一个非洲的黑人老头子在争吵。
thumbnail_屏幕截图 2024-04-16 153141.png

要是我和我现任的澳洲最英俊、最潇洒、最漂亮的男朋友 PeterHACKETT,手拉手地走到大街上,那么人们的回头率能达到 200%。Peter 的老板曾经问我:“琳达,你说,你的男朋友 Peter,是澳洲最英俊、最漂亮、最潇洒的男人,你是不是应该戴上眼镜仔细看一看呀?”我回 Peter 的老板:“你说他怎么不是呢? Peter 是我从千万个男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就是当时我忘了戴眼镜了。”Peter 的老板瞪大了眼睛说:“Peter 要是澳洲最英俊、最漂亮、最潇洒的男人,那我裆里的那个东西就是一根黄瓜,要不就是一根胡萝卜。”
Peter HACKETT,比我大五岁,身高是 1.70 米,不胖不瘦的身材,圆圆的小西瓜脑袋,满头的白色短发,棕色的皮肤,两道很粗的黑白相间的剑眉,一双不是很大的棕色眼睛,大大的鹰钩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色金属框的眼镜,不大不小的长方嘴,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笑模样。他是土生土长的澳洲男人,年青时当了十五年的兵,现在在堪培拉某个政府部门做安保工作,他一辈子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
我是结了两次婚,一次是中国男人,一次是澳大利亚男人,由于我这辈子生活的特殊性,就注定了我一生没有生孩子的机会。因此说我和PeterHACKETT,两个人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他是我事业成功的坚定支持者和出谋划策者,我的英文书能够在美国出版发行,Peter HACKETT 是功不可没。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地就的一双,Peter 是我在澳洲找到的最爱和真爱,我们要终生相伴,白头偕老,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起钻进一口棺材里去。
我经常跟 Peter 说:“将来,我们都老了,如果有一天,我们躺在床上动不了了,没有人照顾我们,咱们谁也不能抱怨,因为我们年青时,都没有照顾过孩子,没有尽过抚养下一代的义务,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理所应当。但咱们都不去敬老院,我要在咱们的有生之年,拼命地去挣钱,在我们死以前,一定建一座像中国北京城里的大三元一样的中式房子,等咱们老得都下不了床,咱们请家庭保姆 24 小时地照顾我们,最后我们都死在咱们自己的大房子里,让英国女皇给我一个封号:‘number one Comfylady 第一舒服女士,Linda 琳达’把它们刻在我的墓碑上,让澳洲的人们乃至全世界的人们永远记住,我这个来自中国的澳洲性工作者中的头牌状元第一舒服女士琳达。”
我和 Peter HACKETT 相识大概有十三四年了,开始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的客人,从 2014 年 4 月份起,他就搬到我的家里住,到现在我们在一起生活八九年了,但我们从来没有睡在一个卧室里的一张床上,他有他的卧室,我有我的卧室,Peter 睡觉就像老母猪打呼噜,震耳欲聋,我要是和他躺在一张床上,我就是把两个耳朵都用耳塞给堵上也别想能睡着。我每天都要接待十几个到二十个客人,工作很忙也很累,夜里,我需要
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一个好觉,第二天我才会有更充足的精力去工作。我在堪培拉是在自己家里工作,我家的墙上挂着政府签发的性工作者营业执照,我是政府注册的,合法的纳税人。

我家的这栋房子,有三个卧室,两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就餐厅,一个客厅,一个车库,总建筑面积是 200 平米左右。
这栋别墅是 2003 年的 12 月份,我用公司的名字买下来的。房子是坐南朝北,因为澳洲是地球的南半球上,所以我们抬头看太阳是向北看,就像中国人所说的房子坐北朝南是最好的方位。我家的这栋别墅就坐落在堪培拉医院旁边的一个丁字路口的一个把角上。
房子正面朝北是宽敞的大路,左边西侧也是宽广的大马路,西侧大马路的对面就是正在新建的七八层的堪培拉医院大楼,我的房子的右侧东面是一排绿树墙与邻居的车道分开,房子后花院的篱笆墙与后院的邻居分开。
这栋型墅前面街宽路广,四通八达,各种车辆进出容易,停车也很方便。我的房子是做生意的绝好地方,用中国人的话说 —— 风水好。
2003 年 12 月份,我买这栋别墅时,它刚刚建成两三个月,据卖房的中介公司向我介绍,这是一位意大利的建筑设计师,设计的具有欧洲风格的别具一格的居住建筑,当初我买这栋房子时,就很喜欢这栋房子的独特造形。
这栋别墅的结构犹如一个不对称的“凹”字,房子正厅,建在整栋别墅的西侧,正门开在“凹”字里面的左侧,正门朝东,这也与中国建筑讲究的“东方为重”的风水学不谋而合,房子的正门对着车库的西墙,而三米宽的车库又向房前延伸 1.5 米,犹如一个不对称的“凹”字。
为了看上去更美观,房子正面朝阳的窗户都是钢筋框玻璃落地窗,上接房顶下至地板,在房子正面朝阳一面的中央部位有两扇自上而下的大玻璃窗和一扇自上而下的大玻璃门。房子会客厅北侧玻璃落地窗和西北侧玻璃落地窗的拐角处与高高翘起的房脊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空间,从远处看这栋别墅,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凸显出它独树一帜的欧洲建筑风格。另外,为了我的工作安全,我请来安保公司为每扇玻璃门窗都装上了黑色的防盗网。政府有关部门鉴定后,认为我的房子是四星级宜居建筑。直接这样描写的话,大家可能没法想象这是怎样一个有趣的房子,因此我画了一副平面图供大家参考。
屏幕截图 2024-04-16 140320.png
房子的正门前有两簇开满粉红小花的树丛,再往西是一个种满玫瑰的花园。后院也是一个小花园。一年四季生活在鲜花丛中,令我更加无限地热爱我的家,这是我刚刚来到澳洲两年半后,就买到的第一处房产,那时我手持的是中国护照,我真为自己骄傲。
Peter HACKETT 不上班休假在家的时候,我们经常到堪培拉的几个购物中心或者超市去买东西,因为我的生意,我要给客人买很多的酒水饮料,一些巧克力、开心果、腰果、杏仁和薯片等小食品。客人走时,我总是给他们拿些酒水、饮料和小食品,以此来增近我和客人之间的情感。客人们都在说:“琳达,你是一个很会做生意的女人。”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大特长,用小恩小惠来拉拢客人。
我和 Peter 手拉手,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关注我们,当人们向我们投来充满笑意的目光时,Peter 总是暗暗地拉拉我的手:“你看那边的几个人又在看我呢,你说我是不是像美国好莱坞的男电影明星呀,这样引人注目......”
我说:“哎哟,你真是自作多情,人家哪是在看你呢,他们是在看我呢,在堪培拉咱不是 number one comfy lady 第一舒服女士吗?......”
没往前走几步,Peter 又拽了一下我的手:“你看那一对夫妻又在对我笑,他们一定是在看我呢”,我说:“人家在笑,这么有名气的 number one(第一)comfy lady(舒士)linda(琳达)怎么拉着一个 70 多岁的白毛老头的手在逛街呀......行了行了!就你这么英俊漂亮,也成不了美国好莱坞的电影明星,等到哪一天美国的好莱坞把我的英文书拍成电影时,你还是去做那个幕后的总导演吧。”
就这样,我和 Peter 手拉手自满自足地走在众人面前,我们两个人从心里往外地,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我们是真正的一对“心里美”,我是来自中国的“心里美”,Peter 是澳大利亚的土特产“心里美”。
我时常都在想,这要是一个曾经有妻子儿女,离过婚的男人,做我的男朋友,他和我这个 number one 第一 comfy lady 舒服女士走在购物中心的大厅里,猛然间,他看到他的前妻或者是他的儿子、女儿和孙子、孙女,恐怕他会立刻甩开我的手,一脑袋扎进花岗岩地板的地缝里去......
我做性服务工作这二十多年来,几十个男人要跟我结婚,上百的男人要做我的男朋友,每个男人嘴里都在不停地大喊:“琳达,我爱你呀......”我知道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只是在床上爱我,不能在他的生活中爱我,很多男人,他是不能拉着我这个 number one comfy lady 第一舒服女士,走在他的亲戚和朋友面前的。而 Peter HACKETT 就不同了,他的家人都见过我,他的老板和同事都知道我,他也感到有我这样的 number one(第一),comfy lady(舒服女士)linda(琳达)的女朋友是他的荣耀,他经常自豪地在他的同事面前介绍,我是他的老婆。

在澳洲,很多的男女在一起生活多年,甚至是几十年,是根本不结婚的,有的男女生活在一起,一家老少四世同堂,直到死他们也没有结婚。澳洲的法律规定,男女在一起生活满一年就是合法夫妻,他们就具有法律规定的夫妻财产分割的权力。
我和 Peter HACKETT 在一起生活也有八九年了,所以他逢人就介绍我是他的老婆,我也就默认了。
将近十年的夫妻生活,使我和 Peter HACKETT 互相之间增加了信任和理解,在生活中共同感兴趣的东西和亲情越来越多,我们经常到堪培拉的艺术馆去看名人字画,从古至今,从欧洲到亚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和大洋洲(澳洲)我们看到了世界上许多著名画家的作品......
Peter HACKETT 还把我的英文书拿到堪培拉写作中心去印刷,我把英文书送给我的客人,并签上我的名字琳达,之后有的客人把有我签名的书放到因特网上去销售,标价高达八十多澳元。
澳洲的三位很有名的油画家还请我去为他们做模特,他们说:“将来把我的人物肖像油画挂到艺术馆去。”我说:“那我这个澳洲的 number onecomfy lady 第一舒服女士琳达就会名扬天下了,永载历史了......”
有时候,我们还一起出去旅游。澳大利亚幅员辽阔,地广人稀,大多数人口都集中在悉尼、墨尔本、珀斯、布里斯本、阿得莱德和塔掊拉等大中型城市,澳洲还有很多具有澳洲特殊历史文化的乡村小镇,最小的小村镇只有10 人到 50 人,澳洲也有一些个人占有土地就像一座城市一样的大型私人农场,此外澳洲还保留了很多在这里生活了上万年的土著人生活的村庄部落。
我们到处去走一走,看一看,去欣赏澳洲的大自然风景,去尽情地享受我们两个人世界的生活。当然了,我们有时候也会争吵不休,打得不可开交。有时候会好几天谁也不理谁,这都是人之常情,也是我们二人转生活中不可少的东西。
Peter HACKETT 读了很多的书,书把我们两个人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他经常给我讲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乃至非洲、南非、苏丹、津巴布韦等国家的历史文化,讲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名作家和知名著作,他给我讲述英国几百年上千年的皇家历史。最使我感兴趣的是,他特别地向我介绍了澳洲、英国、荷兰和美国的几位很成功很出名的性工作者,并给我买来了她们撰写的英文书籍。使我感动最深的是荷兰籍的 Xaviera Hollander 女士,她写作的书《theHappy Hooker》《幸福的性工作者》曾经在美国轰动一时,在很多讲英语的国家都非常畅销。她的书被翻译成了十几种文字,美国的好莱坞也把她的故事拍成了电影。
当 Xaviera Hollander 女士二十岁初头时(大概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末),她从荷兰去了美国,开始了她新的生活,她在纽约的某个公司做了几年的公司职员,有人就告诉她:“你要想挣多的钱,你就去做性工作者。”之后她就尝试着开按摩院,刚开始工作时,客人不仅给她钱,还给她一些项链、戒指手镯等金银手饰,后来她的名气越来越大,警察就找上门来,把她抓起来投入到监狱里。警察问她:“你为什么喜欢和很多男人发生性关系?”她笑着说:“我爱我的工作,我爱我的客人,我在做我自己喜欢的职业......”
她出了监狱之后,继续她的职业追求,后来警察又把她抓起来投入监狱。而她出了监狱,仍然做她自己喜欢的工作,就这样进去出来,出又进去,大概先后有四次警察把她投入监狱,但她始终没有停止她热爱的性工作者的职业。
大约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末期,她把她的人生故事写成了书《TheHappy Hooke》《幸福的性工作者》。一开始政府把她的书梦烧掉,不让人们看她的书,直到七八年以后,人们才逐渐接受和理解了她的书。
听着 Peter 给我讲述 Xaviera Hollander 女士的故事,我的双眼含泪,深为这位意志坚强,坚韧不拔,始终不疑地、真挚地追求她自己喜欢的性工作者的职业的女士而感动。我对 Peter说:“Xaviera Hollander 真是一位职业信念非常坚定的女士,假如把我换到她的位置,那个年代,我是根本做不到的,因为我没有她那样的勇气和胆量,警察把我抓起来一回投入监狱,我就成了缩头乌龟,不知所措了。要知道在她那个时代,性工作者在美国的纽约是不合法的,可想而知,她当时是承受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何种的巨大的,思想上的、精神上的和心里上的压力。”
没有做过我们这一行的人们是无法来理解,我们是如何树立起来的一种坚信不疑的职业信念的。
有一位在澳洲生活了六十多年的 82 岁的英国的男士学者,曾经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最古老最传统的职业:第一是性工作者(妓女),第二是贼,也就是小偷,它们是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产生,无论是哪个时代的哪个国家的法律是如何规定的,还是每个时代,每个国家有多少警察和警察机构,都无法灭绝这两种最古老最传统的职业,而且这最古老最传统的两种职业将伴着人类到永远。”之后他又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几千年以前第一个得到报酬的职业就是性工作者(妓女)。”
thumbnail_屏幕截图 2024-04-16 141156.png

看看今天世界上那些成名成就的性工作者,再想想中国的历史上也有很出名的性工作者,古代时候的李师师,近代史上有著名的小凤仙。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谈论人们的性生活,写作人们“性”和“爱”的人生故事,并不是败坏民族文化和有违家法、国规,“性”和“爱”是人们生活中自然而然产生的行为,它们也是一种人类的文化,一种历史,一种知识,一种学科,也值得人们去学习,去研究,去讨论。当人们在性交时,每个动作都在体现着无以伦比的人体艺术的美。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流传了将近上千年的,讲述了八九百年前人们在有关“性”和“爱”的生活故事的著名书籍《金瓶梅》,很多中国人都喜欢看这部书。Peter 告诉我,在很多年以前,一个美国的著名学者和一位美籍华人,用了十年的时间把《金瓶梅》翻译成了英文,现在 Peter正在看这部《金瓶梅》书的英文版,以前他已经看过这部书,现在他又在逐句逐页的仔细地重新阅读这部书,他告诉我《金瓶梅》这部讲述中国古代人们性生活、性行为的书很长,英文书总共翻译成了六册,一册是六百四十多页,全书大概总计将近四千多页。
《金瓶梅》是中国历史上一部讲述古代人们性生活的经典著作,是非常值得人们阅读的巨书。我并没有读过这部书,只知道在中国的文学历史上,《金瓶梅》很著名。
古今中外,很多作者写书,是对人们生活中的各种行为和某些事情的研究和讨论,有的事情和行为,有很多人在他们的生活中已经体会和感受到了,但真正的要他 / 她把某个事情或者是某种行为作为一个比较正确的问题给提出来,让人们来讨论和研究,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想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读了很多的书,但他写不出来书。
当作者把人们生活中的某个事情或者某个行为作为问题提出来时,读者读了以后,会说这个问题或者是这些问题提得有道理。自然了,作者把问题提出来以后,肯定会阐述一些作者自己的看法和观点。有时候作者的观点和看法并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但至少有那个问题或者那些问题在那里摆着供人们来讨论和研究,这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情。
我写书,从一开始就绝对没有任何的政治动机,我的书与世界上的各种宗教也不相矛盾,书中故事的名字用的都是化名。我书中写到的故事绝对没有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的目的,如果哪位先生和女士与我书中的故事内容相符,认为故事是对她的一种丑化、歪曲和报复,那他们就把我写书的意义和价值看得太低了。从我所走过的这六十多年人生历程,我来感悟,我认为到了六七十岁的人,已经把人世间的嫉恨、抱怨和报复都看得很淡了。我想如果人到了八九十岁、一百岁,恐怕对人世间的世俗的东西更是无所谓了。
有几个八九十岁的老客人,曾经对我说:“我这一生无怨、无悔、无恨,只有我对生活的爱。”我书中所写到的一切,完全是我对文学写作的艺术创造和对爱的理解,是把我的人生道路中有趣的事情写出来,取材以滑稽可笑为主,目的是让人们在茶余饭后读我的书的时候,发出更多的笑声,享受笑的快乐,缓解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压力。我的书是纯粹的娱乐品。

在十几年以前,我就写作了有关我们性工作者的生活故事《上帝女神》一书,这部书也很长,分上、下两册,我采用的是现实和虚构相结合的写作手法,主要的目的也是以幽默取笑为主,让读者在读我的书的时候,笑口常开,轻松愉快。
《上帝女神》在 2013 年出版,2014 年在澳洲的悉尼和墨尔本的几家中文书店销售,澳洲的两家中文报纸连载,很多中国的读者都说《上帝女神》是现代版的《金瓶梅》,能把我的书与中国的历史名书《金瓶梅》相提并论,那是中国读者对我的《上帝女神》一书的高抬,当时有一位正在悉尼旅游度假的中国男士学者,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他寄一套有我签名的《上帝女神》,他说他是一位书籍收藏家。
一位中文书店的女老板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一位七十岁左右澳洲老华侨男士,站在书架前,翻看《上帝女神》,她走过去问:“老先生,怎么样,您也买一套?”老先生说:“我要是买了这套书回家去看,怕我得心肌梗死......”
《上帝女神》后来由澳洲最著名的翻译家翻译成英文,《The number prostitutes》 2015 年由美国的著名出版公司出版,现在在美国、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等国销售。
中国的文学讲究百花齐放。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我写作书,也是来源于我自己生活的亲身经历,我把我生活中的故事,经过文字的加工,把它们提升到理论性的层次上来,提出一些问题,供广大的读者来参考和讨论,并阐述我自己的观点,对与不对,咱们只是来讨论。在我写作书时,我是尽力去发挥我的丰富的想象力,做到思维宽广,对所写内容进行巧妙的构思,对所有的用词、用句进行反复的推敲和斟酌,采用多种写作手法并用的方式,对书中的人物和故事进行淋漓尽致的叙述和描写,尽量做到行文细腻,目的是让我书中的故事和人物能够动起来,能够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同时也能让读者体会到我们中国的博大精深的文字艺术的魅力。此外,我书中的故事 80% 以上都是用第一人称“我”来进行描写和叙述的,这样就更能拉近读者,让读者在读我的书时,更容易进入我的故事情节,仿佛你就是故事中的我。再有,我认为,人活到了六七十岁,所经历的事情,要远比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多得多,对于生活的理解、认识和感受也远比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深厚得多,成熟得多,这就让年轻人读了我的书以后,在将来他们的生活中发生和我相似、类似的事情可以以我的故事引以为鉴,做出自己人生的正确选择......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我的《追梦》一书能够在中国出版发行,也算是我给中国的书店里插上了一枝也能够开花的紫玫瑰,它是美还是丑,请中国的广大读者来评价。
任何事情都有它的正反两面性,总会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我的书也是一样,它是好,是坏,这要看每个读者从哪个角度看待我的《追梦》了。我的《追梦》会很长,第一、第二、第三册......会有多少册我不知道,《追梦》是一部永远没有结尾的人生故事书,它会一直延续直到我死。不对,就是等我死了以后,我的追梦还在继续。

我还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如果我的《追梦》或者是《上帝女神》有一天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我将是死而无憾,现在我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这是我的一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哎哟,我怎么给说出来了,这回让所有的读者都来笑我吧,笑我在白日做梦,在妄想。我认为有想,总比没有想强,连想都没有想过怎么可能有实现。我还有一个更远大的美梦,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大导演张艺谋能把我的《追梦》的故事拍成电影,到那时,我准会激动得痛哭流涕,就像是两千多年以前的孟姜女哭长城一样,把中国的万里长城哭掉两块城墙砖,一块砖打在我的左脸上,一块砖打在我的右脸上,看我以后还敢不敢再做皇粮美梦。这一回恐怕要把中国读者的大牙都给笑掉了,我真是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钱了,怎么什么都敢想呀?

在这里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吧,我写书并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夺人们的眼球,出风头,更不是为了挣钱。要说钱嘛,我在澳洲做了二十几年的生意,钱直到我死我也够吃够用了。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一个人不同的年龄想不同的事情,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生活追求目标。现在我都已经是 60 岁出头的女人了,按很多国家的年龄标准,我已经步入了老年人的年龄段年青的时候,我曾经也幻想,我将来会怎样的富有,来到澳洲的这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使我真正看到和体会到了人生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对这个问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的理解。就我自己而言,我也不再幻想,我以后会怎么样的富有了,只要有足够的钱,让我剩下的二三十年生活得舒适就可以了,我又没儿没女的,我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我又不能整天坐在家里吃金子;等我死了以后,也不能把我所有的钱都装进我的衣服口袋里,跟着我一起埋进坟墓,到那时岂不是浪费澳大利亚的钱财,活着的人想用,用不上干着急,我的衣服兜里却装着两大麻袋的现金埋在地下(在澳洲,人死了以后可以不火化,把死者直接装入棺材埋入地下);要是我死了以后,人们把我给火葬了,就更惨了,我这一辈子,从中国到澳洲,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情,我死了以后,倒让澳洲的法院判我一个焚烧国家钱币罪,那我不就成了永远也说不清的冤死鬼,到那时,我该有多伤心,多难过呀?
我倒是在想,如果有天我的书能够销售得好,挣了钱,最好把它们捐赠给澳洲的福利事业,捐赠给中国的儿童基金会,让我写书挣的钱派上真正的用场,我活着的这 60 年,我既热爱生我养我的伟大的中国,也热爱我的第二故乡澳大利亚,我的这颗火热的红心永远都不会改变。
要说出名嘛,我在澳洲已经够有名气,美国、加拿大、荷兰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英文书中读者,都知道澳洲有一位叫 number one linda,琳达《第一妓女》,他们虽然没有见过我这个人,但很多读者都熟知我的书。我认为,究竟是谁,对于每位读者,并不是很重要,读者看的是我的书,笑的是我的故事,想的是我提出的问题和我所阐述的观点和意见。
我不喜欢被媒体的记者追逐,成为新闻人物的那种热闹的生活,我喜欢清静简单的生活:每天工作时,我和我的客人们说笑,Peter 不工作在家时,我们过我们二人转的生活,有时间不睡觉的时候,就坐下来写书,我的生活就这么简单。

我写书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很多医生都说,人到老了,要尽量经常用脑,免得太早得了老年痴呆症,我是想让自己老有所思,老有所想,老有所事,老有所为。
对了,我忘告诉你们大家了,澳洲出版公司出版的《nosex nolife》即《无性无生命》。这句话在英文里是一语双关,用中文也可以理解为,没有性就没有生活。美国出版公司出版的《The number one prostitutes》已经在九个国家销售。很多英文读者都在英特网上留言,说我的书是五星级的写作,要让我说,应该是五星级的翻译。
我的英文翻译家曾经对我说:“琳达,你写的中文书,很风趣,幽默,我要用英文去想,怎样翻译出来,才能让英文的读者感到你的书很有内在力,很滑稽、幽默、风趣,这实际上就是文学的第二次创作。”他的说法我完全同意。我的英文翻译还告诉我:“我是澳洲最好的中翻英和英翻中的翻译,你在澳洲不会再找出比我更好的翻译了,你是第一,我也是一。”他说完,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什么?你们问我的英文翻译他叫什么名字,那我可不能告诉你们,如果我告诉你们了,你们都去找他翻译书去了,然后,你们都去申请诺贝尔文学奖,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因特网上给你们的书标上五星级的写作,到时候,哪还有我的什么份,我才不干那种傻事呢。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英文翻译家也是一个喜欢清静简单的生活的人,他来自于中国的上海。
要说我写作的欲望,完全出自于我这个祖传爱写作的脑袋,整天我是满脑子的故事和笑话,如果不把他们写出来,憋得我的头疼,把书写出来了,光是我一个人坐在家自己傻笑多没劲呢,还是让读者跟着我一起笑吧,这就看读者赏不赏我这个脸了,我也不麻烦读者,喜欢我的书的人呢,就买本我的书看看、笑笑、想想。我书中所写到的所有故事和提到的问题以及我的观点和看法,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仅供读者参考,对与不对咱们各抒己见,我也不想和谁争出个谁是谁非,咱们都只是在讨论。

我的男朋友 Peter HACKETT 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 200 多年以前的法国,有一个叫 MARQUUIS·DE·SADE 的男人,这个名字是当时法国国王给他的封号,他的真实名字叫 ALPHONSE·F - RANCOIS,他出生于 1740 年 6 月 2 日,死于 1814 年,享年 74 岁,MARQUUIS·DE·SADE 可以说是出身于名门贵族,有钱、有地位、有名气,他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长大成人以后,在法国的国王府里做高官,MARQUUIS·DE·SADE 年青时,就很喜欢和很多女人发生性关系,最小的十六七岁,最老的七十多岁,有时候他还把女人们捆绑起来,一边用鞭子抽打她们,一边和她们性交,这就是他对于人们“性”和“爱”的理解和认识。后来他就开始写书,他写了《PHLLO - SOPHY OF Bedroom》《女人的卧室》等很多部有关人们性交行为的书,在他 45 岁左右的时候,法国的国王政府认为他写的书,太低级,太下流,太露骨,把他抓起来关进了监狱。
他在监狱里还是不停地写书,到后来他写书写疯了,最后惨死在监狱里,他在监狱里度过了 29 年的悲惨的后半生。等他死了以后,法国的出版商,出版销售他的书,他的书风靡法国,后来他的书被翻译成各种文字,至今在澳洲的很多书店,都可以买到他的英文版的书籍。MARQUUIS·DE·SADE的人生,让我们后人叹惜。

通过 MARQUUIS·DE·SADE 这位法国历史上著名的作家的故事,我可以肯定地说,在这个世界上从古至今,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国家总是有一些作者写作书,并不是为了图名图利,而是一个作者对于文学写作的追求,写作是发自于一个作者内心的,想写,要写,必须写。不写书的人是完全理解不了,一个作者对于文学写作的那种如痴如醉、执迷不悟的追求和作者写作时的那种全身心的感受。文学写作,我个人认为,它是对文字做艺术加工,对故事的巧妙构思,是对于文学艺术的创作。
当一个作者在写作时,会沉迷于这种加工,这种构思,这种创作的过程里,甚至于有些作者会深陷于自己所写的故事情节中,不能自拨,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作者写书写得最后把自己写疯、写死。
Peter 经常给我讲,上个世纪,早期美国一位著名的小说写作家 ERNESTHEMING WAY(1889 年 7 月 21 - 1961 年 7 月 2 日)他三十几岁就开始写书,在三十多年里,他写出了几十部的书籍,他的代表作《For Whom the belltolls》《向每个人响起的钟声》这本书讲述的是 1936 年到 1939 年西班牙内战时的故事,为了写好这部书,作者于 1936 年到 1939 年初亲自去参加了战争。作者用文字记录下亲眼看到很多年轻的生命转眼之间就死于枪弹和炮火之下的悲惨场面。
作者在战争中也受了重伤,被送进当时西班牙的一家医院,做大手术以后,又被转运回美国。书中的故事真实、场景壮烈,声势浩大,让人激奋,催人泪下。1943 年,美国的好莱坞把这部书拍成了电影。
《The old man and the sea》《老人与海》也是 ERNEST HEMING WAY 非常成功的代表作,故事讲述的是作者和他的一个老朋友在海上的一条船上钓鱼时,突然乌云巨变大海掀起惊涛骇浪,小船远离岸边,如同一个摇椅一样,无法控制的在大海中摇晃,每一个巨浪打来,都让这两个老男人心惊肉跳魂飞胆破,他们随时都有船翻落水葬身大海的危险。当你读这部书的时候,你会随着故事的情节惊呼大喊......这部书表现出作者非凡的叙述和描写的能力。
ERNEST HEMING WAY 的文学创作很成功,然而他却在 1961 年 7 月 2 日,在离美国不远的 BERMUDY 小岛上的他自己的家中,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很多喜欢他的书的人都为他落泪哭泣,人们怎么也不明白,这位多才多艺,满腹经纶闻名于世的大作家,为什么会走自杀的绝路。
作者是用文字反映生活,而画家是用图画来反映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一百三十多年以前,荷兰的巨星画家 VINGENT 凡高(1853 年- 1890 年)的故事,凡高自幼酷爱绘画,他对绘画的热爱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他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地挥笔绘画,把他对于生活的全部感情和感受,把他的爱与恨、悲与喜全部融入他的绘画中,在他短短的 37 年的人生里,他画出了两千多幅作品,据 Peter 讲,凡高的油画中,有一些是反映当时荷兰街头巷尾女性工作者(妓女)的生活的,凡高也曾经爱上了一位妓女,但这位妓女并不爱他,他一气之下用刀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画了“SELF PORTRAIT”他自己的肖像,他把自己的爱与恨,以及对“性”的悲伤的情感都倾注在了这幅肖像的绘画中,这幅“SELF PORTRAIT”“自画肖像”,届今为止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油画作品之一。凡高在世时,他的画作,几乎没有人问及,据说在他的一生中只卖出去一幅画,他的生活穷困潦倒。而在凡高死后,他的每一幅画都是价值上百万美元,这对于凡高这样一个,才华横溢,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巨星画家是多么的不公平。
美国著名歌星 DONMCLEAN 专门为凡高谱写了—首歌“VINGENT”“凡高”,歌词以“starry night”“星夜”,凡高的著名画作开始,歌声凄惨悲哀,歌词描述了凡高是世界上顶级的举世无双的,具有独特画风的艺术画家,他画天画地,画山画水,画树画人,画物,画动物,画建筑画街修道......唯独画不好自己的生活,他的生活贫穷不堪,缺吃少喝,没有爱的精神世界,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历史上一个伟大画家的人生,他的人生故事,让后人为他悲哀。
我有时候也在想,如果我的书,也像法国的“MARQUS·DE·SADE”的书和“VINGENE”凡高的画作一样,在我活着的时候没有人理睬我的书,等我死了以后,才有人发现我的书,值得一看,值得一笑,值得人们一想,那我真的会死不瞑目,都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了,这样的悲剧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通过我近二十年的写作体会,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从古至今,各个时代的各个国家的作者,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各个时期、各个国家的画家一样,每个画家都有他自己所固有的画风和特点,每个作者也有不同于任何其他作者的他自己的独有的写作风格和写作特点。同一个时期,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年龄,同一个性别的作者,即使是孪生姐妹或者是孪生兄弟的作者,他们也绝对写不出同样风格、同样特点的书籍,因为他们的思维和人生经历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只能说有些作者的写作风格和写作特点相似,由此说,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作者写作的书籍,就像这个世界上每个画家的画作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我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写作风格和写作特点,只是我
有一种强烈的写作欲,让我必须去写,只要我一坐下来,拿起笔,我脑子里就有写不完的东西,我可以不停地写下去,我想恐怕等我死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的故事和笑料也写不完。
我认为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应该给每一位作者向读者展示他(她)自己的书籍的机会,这样就能让这个世界上的文学艺术完美无缺。自从有人类以来,人们的“性”和“爱”的这两种最古老的、最自然的人的活动行为,就随着人类的诞生发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人们的“性”和“爱”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性”和“爱”也是人类繁衍生息的源泉,但从古至今,几千年来,人们对“性”和“爱”都是羞于谈论的东西,所以这个世界上,从人类的起源到现在,记录和描写人的性交行为的书籍,并不是很多。中国目前的法律规定,是不允许销售色情书籍的,所以我也清楚,我的《上帝女神》一书是没有可能在中国出版发行的,但我的《追梦》一书,讲述的是我从小到老的生活故事,我希望能够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读者的接受。

我已经说过了,我写书既不为名,也不图利,只是想把我的不平凡的人生故事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和更多的人讨论我书中所提到的问题。特别是能够和讲我的母语的中国读者来探讨我的书中的问题,我会非常高兴,我们之间比较容易沟通,很容易互相理解。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再在澳洲生活二三十年,直到我死,我的英语也绝对不会比我的母语中文好,所以我和讲英文的人们讨论很深层次的问题还是比较困难的。

一个事业成功的女人,只有漂亮的外表是不够的,她必须是心地善良,还要有做一个好女人、做一个出色女人的思想和智慧。在中国的近代史上,200 多年以前,当朝的元帅大将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名字叫蔡锷,他爱上了当时做性工作者的小凤仙。我想,那时小凤仙不仅是美貌超群,多才多艺,她的内在的东西,也是十分重要的,她一定是有她自己所特有的,与众不同的丰富的内涵,是一位有思想,有智慧的漂亮女人,小风仙和蔡锷将军谱写了中国历史上可歌可泣的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史诗,永载中国史册。

我是想告诉人们,我们性工作者,不能因为我们是从事性工作的就应该低人一等,我们也有崇高的品质和与人为善的心灵,我们就像是人类心灵的天使一样,去用自己的身体和真情实感去温暖和感受那些有身体上和心理上需要的男人们。
当我们工作的时候,我们会尽自己的各种所能去抚慰那些因为恋爱、婚姻、家庭、工作和生活等各种原因受到挫折,受到伤害的濒临破碎的男人们的心灵。我们给那些即将离开人世的八九十岁的老年男人们和那些重病缠身,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男人送去最后的一些心灵上的抚慰,让他们带着生命中的最后的微笑和美好的人生记忆离开这个世界。我们曾经挽救过对生活产生绝望,即将走上自杀身亡之路的男人的生命。谁能说我们做性工作者的女人是低级下流,谁能说我们做性工作的,不是好女人,又有谁能说我们性工作者的工作不高尚,不神圣,还有谁能说我们性工作者的职业不重要?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的生活中不可缺少我们性工作者,我们就像是医生、护士一样,去照顾和帮助我们的各种不同类型的客人。我们的工作就像是警察、政府官员,银行和公司的职员,以及各种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一样,是人类的一种不可忽视的职业,应该受到人们的正确评价。

我知道,就是我这样写书,也不能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们都去改变他们长此已久的、传统的、所固有的对性工作者的看法和观点,但至少,我希望人们通过读我的书,看我的书中的那些感人肺腑的真实的“爱”和“性”的人们的人生故事,使读者能够对我们性工作者有一个更正确的理解,和更新的认识。
每个女人都有她自己的特有的做事情的风格和她与生俱来的她自己独有的气质。现在我的很多客人都说我是一身老板气的女人,但我从来不霸气,从来不盛气凌人地对人讲话,由于我做生意很多年,使我养成了说话很有礼貌,非常谦虚,很懂得尊重人的习惯,不仅是对我的客人,还是我去银行、公司、商场、俱乐部、夜总会和餐厅等任何场所,我都能对比我小三四十岁的人,甚至于十八九岁的年青人说:“您好!”“谢谢您!”“请您帮忙!”“认识您很高兴!”“亲爱的,我很愿意帮助您。”我认为只有懂得尊重别人的人,也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我记得在中国北京的监狱局第三监狱工作时,我的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很要好的同事,她曾经说过:“骡子大了、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她的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里,到澳洲以后,我始终坚持谦虚做人的原则。
在澳洲虽然我做的是让中国人根本无法理解的职业,但我却没有那种被人歧视的感觉。记得在中国北京我当警察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些卡拉 OK 歌舞厅的三陪小姐时,我的眼睛也是充满了异样的目光,一脸无法接受和无法理解的表情。而如今,我却来了一个 180°的大转弯,之所以我的职业,我的思想和我的世界观会有这样令人无法想象的惊人的巨大的转变,这是因为不同的国情,不同的历史文化和不同的国家法律制度,我在澳洲的生意,不仅有政府签发的性工作者营业执照,而且我还有在政府税务部门注册的生意编号和每年向税务局交纳税款的税务账号,我的生意是既合理又合法。

我是一个感情丰富具有非凡的想象力的女作者,一个作者在写作时就像一位画家和一位音乐作家一样,他们在创作过程中是全身心的投入的。
在十几年以前,我撰写《上帝女神》一书时,几乎达到了疯狂、痴迷的程度,工作一天下来,我可以两三天不睡觉的写作,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写,当我写到悲伤之处时,我会失声痛哭,满面泪水,痛不欲绝,我把我的所有的忧愁和悲伤的感情都融入到了我所编写的故事的字里行间。当我写到高兴时,我会放声大笑,手舞足蹈,听着立体声音响里传来我最喜欢听的优美的爱情歌曲,我坐在桌子前,摆头晃脑,字写得是龙飞凤舞,把我内心的欢乐和喜乐情感都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得淋漓尽致,仿佛自己就置身于我所编写的故事之中。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我竟会鬼使神差地写出神的故事,让我就再返回头去看我的《上帝女神》一书,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编写出来的神书。我想如果有些读者能有机会读到《上帝女神》一书,你会体会到我所编故事时的真情实感所在。我认为《上帝女神》一书,是当今世界上唯数不多的,把人们的“性”和“爱”的故事,和人类历史上几千年来人们流传的神的故事综合编织在一起的长篇故事书,它有我自己独特的构思、写作特点和写作方法,我真的很希望《上帝女神》一书能拿到诺贝尔文学奖,如果不成功,我还会去用我的《追梦》一书去尝试,当然了这些都是我的美好梦想而已。
我从小就是一个做事很有自信的女人,只要我认为是对的事情,我就要鼓起勇气去尝试,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你连试都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你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我是一个思想敏捷,反应迅速,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的人,做事情向来就是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当然了,我也有很多次判断失误,把事情给做失败了的时候,人无完人嘛。当我每次失败了以后,我总是首先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并能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仔细地琢磨,仔细地想,是怎么错的,错在哪里。
一个人从出生到八九十岁直到死,都会犯错误,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一个人要是总是不停地重复地犯同样的错误,那就显得你太愚蠢。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代美国拳王 MIKE TYSON 麦克泰森,他写了一部书《UNDISPUTED TRUTH》《无往不胜》中写到ld too soon,smart too late 老得太快,聪明的太晚,人生短暂,没有给你太多的时间,总是犯各种各样的错误,或者是重复不断地犯同样的错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曾经说过:“一个人要尽可能地不犯错误,或者是少犯错误,犯了错误及时改正了,就是好同志。”

在这里,我可以说一句不十分谦虚的话,在澳洲的二十多年的生活,我已经基本上过了语言关,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能比较熟练地和讲英语的人们进行交流,我不仅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带着浓重的中国口音的地道的澳洲英语,而且,我还能在手机里(我用两个手机工作很方便,不管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能及时接听客人的电话)听出给我打电话的人,他大概来自于哪个国家或者是哪个地区。世界上,英国、爱尔兰、德国、法国、荷兰等欧洲国家,新西兰、澳大利亚,还有亚洲地区的国家,美国、南美洲、北美洲和非洲国家的人讲英语都带有很明显的地区口音,就像咱们中国人讲普通话一样,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等地区的人说普通话带有不同的地区口音。

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职业,要想真正地把它做得最好,做得最精,让很多人都称为“number one”第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要经过你自己长期不懈的努力,在每一天的工作中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掌握各种不同类型的工作的规律和技术,从而不断地提高自己做任何类型工作的技能,最后才能做到精益求精。一个人的事业的成功与否,如果只是拿金钱去衡量,看他有多少房子,有多少地,银行里有多少存款,那就太庸俗了,成功的人并不一定很有钱,有钱的人并不一定都是成功者,一百三十多年前的荷兰伟大画家凡高一生一贫如洗,但他却是当今世界上最为成功的画家之一。

所谓的成功,是人们对一个人所做的事情的一种认可和一种正确评价,是一个人对于人类文明的一种贡献。我现在的生意,不仅在堪培拉乃至全澳洲都有了成千万的客户网,不管是来于悉尼、墨尔本、珀斯、布里斯本这些大城市的,还是来自于其它洲、省、中小城镇的各个行业的客人们,以及来自于一些偏远地区的农民、农场主,和澳洲的土著人,只要他们以前见过我,再次来堪培拉工作、旅游、探亲访友,或者是做生意,他们都是我家的常客,每个人都会跑到我的家里来,和我呆上半个小时或者是一两个小时。我们在一起谈天说地,聊家常,讲故事,说笑话,谈人生,讨论一些国际国内的新闻,有时候,我们也会为某个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有的客人说得气愤时,穿上衣服就气哼哼地往外走,我也不阻拦,我们一起走到了门口,他自己拉开门,之后摔门而去,等他出行了门,我在他的背后偷偷地吐一口唾沫,然后,我伸手关上门,自己也觉得挺可笑。
没有多少天,这个客人又回来了,我还是笑脸相迎,他也是满脸堆笑,谁也不计较前闲,我们之间就好像以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们坐在床上还是有说有笑,东拉西扯说得高兴时,我还在他的脸上拍一巴掌,他也会用手来轻轻地拧我的脸蛋,然后我们两个大笑,我们就像是两个孩子。
人本来就这样的,小小孩,老小孩,不老不小的人有时候也要耍小孩子脾气,你说,人嘛,谁能没有个脾气呀。人到老就更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我有的八九十年岁的老客人(老头子)也会坐在床上跟我面红耳赤地争嘴吵架,争完了,吵完了就过去了,没一会儿,我们又搂在一起又说又笑,我们就像是两口子吵架,说什么,谁也不往心里去,我几乎成了很多孤寡独居老年男人们生活中的精神上的支柱,他们都说:“琳达,一两个星期过来和你说说笑笑,做做爱,这都能让我心情愉快,我就能多活上几年,你是我的长寿丸......”

就这样,我和我的客人们,在交谈和闲聊之中,互相学习生活,取长补短。有时候在你的生活中,当你遇到问题时,你会束手无策,你可以把你的问题讲出来和朋友进行讨论,别人一点,你就会眼前一亮,问题也会迎刃而解,这时你才恍然大悟,噢!原来办法就这样简单,这并不是你不够聪明,而是你一时没有想到。

人的这一辈子,不管你到了什么样的年龄,你总是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别人一讲一说,你才知道,你才明白。一个人从出生到死,总是要坚持不断地学习,人是活到老学到老。那么通过和其他人的交流和探讨就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方式。我有成千上万的客户网,这就给了我更多的学习的机会,使我知道和明白的事情更多一些,整天坐在家里不出门,真的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而我是不同的,我每天足不出户,就能见到这个世界来自上百个国家的男人,我的工作是守株待兔,送货上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真是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职业。
我与我的客人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大家庭同乐圈,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是无话不说,各持己见,我们尽情地去享受我们之间所特有的,共同的“性”和“爱”,这时我们会忘记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当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互相之间都牵心挂念,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是一种心与心之间的交流,我们已经是几年,十几年甚至于是二十几年的朋友。我已经彻底地融入到了澳大利亚这个西方人生活的社会里,在这个国家,我已经找到了真正属于我自己的生活。我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大忙人,从妈妈的肚子里爬出来,就整天忙着吃喝,每天忙着拉屎撒尿,不停地给我妈妈找麻烦。
在中国忙到 38 岁,这不又跑到澳洲来忙,每天都是忙得上牙打下牙,后脚跟不上前脚的。不是跟男人们在床上滚,谈情做爱,就是跟我的书,又哭又笑,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不亦乐乎?
我经常这样想:等到我活到 150 岁到 200 岁时,没准有一天我会跟男人忙得死在床上,要不就是在我写书时,哭天喊地悲痛至极而死;或是我写书时,仰天长笑兴奋不已,笑得心肌梗死而亡。到那时,我就彻底退休,永远不用再忙了,但至少我把我的书留给了这个世界上的人类,这就是我这一辈子,人生的最大成功。

哎哟哟!真是对不起,看我的书的这个引子,真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要不我怎么没有叫它是前言呢。不管这个引子是香也好,是臭也好,只要我的书的这个引子有味就行,要是它又长又没味,那就是浪费你们大家的时间也辛苦亲爱的读者了。

不行,我还得说几句,我怎么把这么精彩的故事给忘了!澳洲的昆士兰有一个裸体协会,下属有十几个俱乐部,这不我跟我的男朋友 Peter 刚从昆士兰的一个裸体俱乐部回来,俱乐部的成员不管是男是女 —— 当然都是 18岁以上的了。从早晨起来到夜里上床,不管干什么都是一丝不挂,什么?你们不相信,看看这几张照片你们就相信是真的了......算了吧,还是别给咱中国人看了,中国人都比较传统,这要是让咱们中国人看见,准得让你目瞪口呆,最后吓得你半个小时都不敢睁眼睛!你们真的想知道我和 Peter 在裸体俱乐部和裸体游船上都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吗?那么就请大家静下心来,看我的长篇自传小说《追梦》吧。

好了!这回咱们该言归正传了,好好写一写我这辈子是如何跟着感觉走,
紧抓追梦的手,逐我的人生之梦的。这还要从我小的时候说起......(待续)

thumbnail_屏幕截图 2024-04-17 174235.png

购书热线:
0420511087(澳洲境内)
0061420511087(海外拨打)

微信:00118613801191647
《追梦》网页:https://www.chasingdreamsa.com.au/
《上帝女神》 《追梦》 《No Sex No Life》
--华人读者的最爱

澳洲著名华人作家-琳达已撰写多部作品。其中,《上帝女神》;《追梦》;《 No-Sex No Life》;已在新年上市。为华人读者献上了一份厚礼。
2013年由中国国际出版社出版的中文书《上帝女神》被很多中国的读者公认为是现代版的《金瓶梅》,就像是荷兰一百三十年前的巨星画家梵高的绘画一样。

《上帝女神》是作者满怀激情,在一种癫狂的状态下不分昼夜写成的,也是琳达的处女作,有很大的收藏价值,仅剩下 100 套。上册$25,下册$25,全二册$48;作者签名全二册$58.
2015年由美国的著名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的英文书 《The Number One Prostitute》 。已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英国、 意大利、 瑞典、 印度和南非九个国家销售。
2023年8月由澳洲著名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的英文书《No Sex No Life》,已经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图书馆陈列。
Linda的长篇自传小说《追梦》第一册中文版现有电子书,通过微信销售,售价$8。 《追梦》第一册电子书,只限购买者阅读。不得转发、转载或出版发行。违者引发的法律责任,由购买者自负。特此敬告
《追梦》 第一册由华侨出版社出版发行。印刷版已在今年的新春佳节上市。每册售价$22。第二册、第三册也将陆续和大家见面。
微信转账:
售书代理:Candy
手机:0061420511087(海外拨打);0420511087(澳洲全境拨打)
微信:00118613801191647
银行转账:
Branch Number (BSB ).: 012-997
Account Number:4506-83881
银行: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户名:Linda Li Pty Ltd
发货方式及到货时间。澳洲境内特快专递,三个工作日到货;海外邮寄,10-14 天到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417 | 回复:0

  • 莫言论争之我见

    何与怀 2016年11月30日,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

    阅读:545|2024-05-07
  • 华文文坛三大盛会在汶莱隆重召开

    小秋 2024年4月20日至22日,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第十三届研讨会、世界华文作家第十二 届

    阅读:111|2024-05-07
  • 暖心援丰,热情如阳

    4月20日上个星期六,正是一个阳光普照的美好日子,大地仿佛被温暖笼罩,让人心情愉悦

    阅读:584|2024-04-24
  • 珞珈花浓,澳华异彩

    沈志敏 华中重镇武汉地处三江之汇,四月的珞珈山下林荫花盛。 2024年4月20日,武汉大

    阅读:177|2024-04-24
  • 我的丈夫是我的共同家长、朋友和爱人——但他并不是我...

    我的丈夫是我的共同家长、朋友和爱人——但他并不是我唯一的性伴侣:开放式婚姻的内幕

    阅读:353|2024-04-21
  • 拥有和经营妓院的惊人现实

    塞布·斯塔塞维奇 拥有和经营妓院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性感。图片:盖蒂 如果你只在

    阅读:203|2024-04-21
  • 追梦——作者:琳达

    FOLLOW THE DREAM Linda Li 著 Title of Book: Chasing Dreams |追梦 Name(s): Lind

    阅读:416|2024-04-16
  •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何与怀 一 2009年5月,缘因参加一个欧洲华文作家会议,我来到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多瑙

    阅读:1340|2024-03-12
  • 歡樂迎新歲,中華顯愛心 25 Feb 2024  歡樂迎新歲,中華顯愛心

    在烈日炎炎的澳洲夏季,墨爾本中華獅子會與援豐會展現了他們對社區的深切關懷與支持。

    阅读:448|2024-03-05
  • 除夕快乐!

    何与怀 人们说得好,除夕,就像一场盛大的演出终于到了大幕即将拉开的时刻。 除夕这个

    阅读:1384|2024-02-05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