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家长:听到孩子死讯,像天塌下来了!中国留学生情侣被处决式虐杀… ...

admin 2023-5-23 16:53 41

摘要:  2023年05月23日 4:50 曾在英国居住过,或依然居住在英国的朋友们都知道,许多英国房屋的隔音效果不太好。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邻里之间稍有点动静,或是夫妻、情侣之间的争吵略激烈,“好事的”英国人便能够马上报 ...

2023年05月23日 4:50

曾在居住过,或依然居住在英国的朋友们都知道,许多英国房屋的隔音效果不太好。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邻里之间稍有点动静,或是夫妻、之间的争吵略激烈,“好事的”英国人便能够马上报警。

居住在英国纽卡斯尔西区克罗伊登路,一处名为Arthur’s Hill公寓的Zin对此深有感触。因为不论她是否喜欢,或是愿不愿意,她总是能听到居住在她楼下公寓里那对年轻的中国情侣的一切。

如果楼下这对情侣间有矛盾,Zin总是能先听到争吵声,接着几分钟后,便有音乐响起,盖过争吵声,次次如此。虽然时有争吵,但这对小情侣的感情一直很好。

但在2008年8月7日星期四的晚上,Zin没听到任何从楼下传来的动静,楼下整个公寓,从8月7日夜晚陷入沉寂,直到8月9日星期六下午4点30分,Zin才再次看到这对年轻情侣——

然而Zin看见的他们,是被装在尸袋里,从公寓中抬出来,前往法医办公地做尸检。

现场惨状让人“不寒而栗”

2008年8月9日下午,由于杨振兴(音译,Zhenxing Yang)和周曦(音译,Xi Zhou)这对情侣几天没有和家人联系,而他们在英国的朋友也联系不上他俩,于是,其中的几位朋友受他们的父母之托,来到这对情侣同居的公寓Arthur’s Hill。

可是大家站在门外敲门敲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

当大家以为两人不在家,正准备离开时,同来的一位朋友却站在公寓另一边的窗口发出了尖叫。而当众人跑到尖叫的朋友身边,从玻璃窗往里看时,却被眼前恐怖的一幕吓到呆立在原地,脑袋嗡嗡作响却一片空白……

所有人放大的瞳孔中,映射出的是这样一幅令人恍惚间有种身处于恐怖电影中的画面——玻璃窗连接的卧室里,一位身形很像周曦的女性,面部朝下俯卧在床上。她的后脑勺,一片血肉模糊,大家甚至都看不出,后脑勺还是不是原来的形状……垫在她头下的枕头已经被血浸透,而这个女性的双手,则被类似于胶带的东西反绑在身后。

在大家站立在玻璃窗外的几分钟里,她都没有动弹过。

不知是否是大家在心理上对于眼前场景的联想作用,众人似乎闻到了从卧室内飘出的浓厚的血液混杂着其他物质的腥臭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过了好久,才有人缓过神来,打了999报警。几分钟后,警察赶到并封锁了现场。

纽卡斯尔的及法医立即对现场进行勘察,并同时宣布在卧室中趴在床上的女性已经死亡。

警方发现,死亡女性的手腕上绑着胶带,嘴里塞着一块毛巾,嘴连同嘴内的毛巾都被胶带封着。而法医则发现女性头部后侧被类似于铁锤的重物击打数次,头骨中有三处地方。这位女性在被折磨了大约90分钟,但最后的死亡原因并不是直接的外伤,而是窒息。

除此之外,警方还在另一间卧室发现了一名男性死者。

男性死者的遇害现场更加血腥和惨烈。

同样地,男性死者也被胶带绑着手脚,但他仰卧在床上,嘴部没有胶带,而脸部已经被锤子砸到凹陷,面目全非。

经法医检测,男性死者的头骨被砸碎,身上有50多处伤口,而致死原因是在他被铁锤暴力击打失去知觉之后,被割喉。

经警方证实,死亡的男性和女性即是居住在这个公寓中,已经失联了近2天的25岁的情侣周曦及男友杨振兴。

凶杀现场中,更加诡异的是,不仅周曦和杨振兴被残杀,警方还发现,一个被置放在浴室的盆子中,躺着一具黑白色相间的猫的尸体,而猫的尸体上,则盖着一条毛巾及一副厨房手套,似乎是想掩盖猫的尸体。

此后,根据警方公布的尸检结果,猫是在案发生的同一时间内被水溺死的。

那么为什么凶手要杀死这对情侣饲养的猫?

纽卡斯尔的警方曾试图在社区中调查,猫在中国文化中是否有什么文化意义,以及猫在文化中是不是被认为会带来幸运。警方调查的原因是试图在猫的死亡原因中寻找与周曦和杨振兴的谋杀案的关联,从而找出谋杀发生的原因。

但这一行为和理论却在纽卡斯尔遭到了华人社区的嘲讽。一位在纽卡斯尔生活了20年的华人表示:“在中国文化中,杀猫毫无意义。如果这对情侣有条狗,而杀人者杀了狗,则代表某个人/某个组织对情侣发出警告的信号。”

言下之意,同时杀了周曦、杨振兴和他们的猫,并非出于警告,毫无意义,且这个不明动机让一切看上去都显得很诡异。

此后,法医对猫的做了相关检测,以确定猫爪中是否有因反抗抓伤作案者而留下的任何DNA证据,但是最终,法医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从整个作案过程和作案手段并且连受害人的猫也没放过来看,凶手心狠手辣,极其暴戾。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周曦和杨振兴被以如此行刑式的方式在自己的公寓中呢?

除此之外,凶杀现场并没有强行闯入的痕迹,那这是不是代表周曦或杨振兴其中一人认识凶手,或凶手用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进入了他们的公寓呢?

1条大号牛仔裤,3部“机卡异处”的,关键证据串在了一起

案情中的疑点和诡异的地方太多,使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为人处世言行举止是这样,涉案凶杀也必然一样。因为即便是再缜密的做案逻辑和手段,也一定不能够做到滴水不漏。

在这个案件中,不论凶手是谁,他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而正是这个不经意的疏漏,配合着纽卡斯尔警方的调查及媒体的相关报道,让警方最终顺藤摸瓜,找到了杀害杨振兴和周曦的凶手。

警方在对案发现场进行侦察的时候,发现公寓的沙发上随意摆放着一条溅满了血的男式牛仔裤。但警方留意到,对于身材较为瘦小的杨振兴来说,这条牛仔裤显得过于肥大了——牛仔裤的腰部有36英寸。

而经过法医的检测,牛仔裤上的血迹,与杨振兴的DNA相匹配,并且从血液飞溅到牛仔裤上的角度来看,警方可以肯定,在杨振兴被殴打时,一个人穿着这条牛仔裤,站在杨振兴的身边。

不仅如此,法医还从牛仔裤的皮带上,检测到了另一个人的DNA图谱——也就是穿着这条牛仔裤的人的DNA!

找到关键证据的警方感到异常惊喜。

主要负责这起谋杀案件的警长史蒂夫·韦德(Steve Wade)表示,“这对于警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证据,但同时也令人感到非常沮丧。”

为什么呢?

因为虽然通过DNA,法医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位亚洲人,但英国警方却无法在警方的系统中匹配到任何人,并且警方也无权向中国方面调取DNA资料。这使得,即便警方找到了关键证据,能够追溯到凶手,但没有相应缩小的嫌疑人范围,一切就如同在大海中捞针。

人海茫茫,能去哪里找到这个DNA匹配者?

虽然无法在系统中匹配到犯罪嫌疑人,但史蒂夫·韦德乐观地认为,手握关键证据,不论是通过死者的关联者进行排查,还是在社区中进行排查,找到匹配者只是时间问题:“这张抓捕网正在逐渐收紧!”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机缘巧合的事情,也确实证明了,这张抓捕网正在收紧。

2008年9月9日,正值放学时间,纽卡斯尔的两名小男孩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途经市中心一个名为Nun’s Moor的公园,突然发现灌木丛中隐约露出一个购物袋。

其中一个小男孩好奇地捡起购物袋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有三部手机,于是赶忙将购物袋和手机一起带回家交给了父亲。

小男孩的父亲拿起其中一部手机,放入SIM卡并开机,一对中国情侣的照片赫然出现在眼前。这位父亲看着情侣的合照陷入沉思——两个人看着非常眼熟,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他们呢?

想着想着,这位父亲突然恍然大悟,这对情侣,似乎就是最近BBC的一档名为《Crimewatch》的节目中,警方呼吁纽卡斯尔市民提供线索的,惨死在自己家中的中国人。

想到这,这名英国人迅速联系了纽卡斯尔警局。

收到购物袋和3部手机的法医迅速对这些物件做了检测,再一次地,法医在打结的提手处,发现了DNA痕迹,而这个DNA痕迹,与在公寓中牛仔裤上所提取的样本相匹配——也就是说,从周曦和杨振兴公寓中取走并丢弃这3部手机的人,就是杨振兴被殴打致死时,站在他身边的人。

与此同时,纽卡斯尔的警方也在对这3部手机进行调查,警方发现,其中一部手机在中国情侣被杀的同一天,收到了一条非常可疑的短信,这条短信中提到了谋杀现场的地址:克罗伊登路8号(8 Croydon Road)。而追溯这部手机其他信息及记录,警方发现了这部手机的持有人——时年31岁的曹广辉(Guanghui Cao)。

凶手伏案,但动机仍然成谜

虽然警方无法断定曹广辉与这个谋杀案有什么关联,是不是凶手,但警方认为曹广辉必定是与那位在牛仔裤和购物袋上留下DNA并出现在凶杀现场的人有关联。

警方很快找到曹广辉的工作地点——一家在Morpeth镇上名为木兰(Mulan)的高档中餐厅,曹广辉在这家餐厅的后厨做洗碗工。

在与木兰餐厅的老板私下核实了其为曹广辉提供的住宿地址后,10月23日凌晨,警方突袭了曹广辉在Castle Close上的住处,找到曹广辉并带回警局询问。与此同时,刑侦人员也在曹广辉的房间中调查取证,并随后在曹广辉的手表的两处凹槽中和眼镜上,发现了杨振兴的血迹。

至此,纽卡斯尔警方松了一口气,在周曦和杨振兴被残忍杀害的两个半月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凶手。

曹广辉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害周曦和杨振兴?为什么他的杀人手段带有那么重的私人情绪?

即使案发多年后,负责这起谋杀案的警探史蒂夫·韦德仍然觉得,曹广辉很“神秘”。

警方获悉,曹广辉于2001年持学生签证抵达英国留学,完成学业后,曹广辉并没有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并在其签证到期之后,留下并“黑”在英国,“穿梭”在各个酒吧、餐厅的后厨做洗碗工。

直至被警方逮捕,曹广辉已经非法居留在英国5年。

然而,警方却找不到任何的作案动机——曹广辉和周曦杨振兴这对情侣并没有重合的生活轨迹或朋友圈子,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便是在谋杀案发生的当天,曹广辉佯装为租客,前往周曦和杨振兴的家中看房,并在进门后,便将两人及其饲养的宠物猫集体屠杀了。

直到后来案件开庭、宣判,曹广辉仍然坚称,自己没有杀害任何人或动物,只是自己身在中国的家人受到了威胁,而自己是在胁迫之下进入周曦和杨振兴的家中,无意中帮助安排了这场谋杀。而在谋杀发生时,自己一直被绑着并被锁在浴室中。之后,一位蒙面的杀手冲进公寓并杀了周曦和杨振兴。凶手杀人后扬长而去,而自己由于担心身在国内的父母会被伤害,所以一直没有报警。

赌博诈骗,伪造文凭,情侣卷入非法产业或因触犯黑帮利益被灭口

曹广辉的说法显然非常荒谬且站不住脚,于是,无法获得曹广辉证词也无从了解杀人原因的警方开始对周曦和杨振兴的背景进行调查。

杨振兴来自于大连,于2003年来到英国,在卡迪夫学习英语及会计。在完成学业之后,杨振兴来到纽卡斯尔大学继续读书,在这里,他遇到了2005年6月来到英国,同样也在纽卡斯尔大学学习的周曦。

和许多在国外留学后留在当地打拼的年轻人一样,从学校毕业后,周曦和杨振兴为了支撑在英国的生活,并没有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在外打零工赚钱。

杨振兴大多时间在家鼓捣电脑,而周曦则在wagamama做服务员。警方通过银行记录等相关资料比对,调查到周曦和杨振兴两个人每年申报的收入约为1.7万英镑,而这1.7万英镑大多来自于周曦的服务员工作(周曦1.4万英镑,杨振兴3000英镑)。

然而诡异的是周曦和杨振兴的银行账户在3年时间里共有超过23.3万英镑的往来记录。

随着进一步的调查,警方发现,华人社区的网站论坛上,充斥着一种特殊的说法,即杨振兴并非无业,他很有可能涉足了黑市,结交了一些身份特殊且危险的“朋友”。

杨振兴在一个设置在英国的中文网站上注册了一个“lanyang0201”的用户名,并用这个账户在中文网站上发布广告,以在全世界招募海外华人,跟进所在地的足球比赛,并利用现场观看和电视直播之间的几秒延迟,来帮助某些人下注比赛,以此获利。

在一个网站上,杨振兴写道:“这是一份非常简单的工作,有兴趣的同学请联系杨振兴。”紧接着,杨振兴列出了一个电子邮件地址作为联系方式。不仅如此,在2007年10月,杨振兴还在powerapple网站上,以“CICI-U”(周曦的昵称)的名义发布了一则招聘广告,招聘内容为:“工作:看足球比赛,给人们发送实时信息。

要求:对足球规则有基本的了解,不需要专业背景,有车者优先。

地点:谢菲尔德、伦敦、布莱克浦、朴茨茅斯、约克、赫尔等地方。”

而在某些招聘广告的帖子下方,有许多人回帖讨债,其中有一个人写道:“尽快给我钱,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你连电话都不接,你这个骗子。”

甚至有人发出了带有威胁性的回帖:“我相信我能找到他们,你们等着,我会找到你们的。”

除了卷入诈骗性赌博,周曦和杨振兴还涉足虚假文凭的制作。

根据《纽卡斯尔日报》的一篇报道,杨振兴在聚集的一个论坛的讨论板中宣传假大学文凭的制作。

杨振兴写道:“我可以提供真实的英国大学的毕业证书。如果你完成不了你在国外的学业,但你又需要一张文凭来证明自己在国外学习过,我们也许能帮你。感兴趣的人可以在今天申请办理,无需缴纳任何押金,10个工作日就可以收到这张如假包换的文凭,10天之内你就会知道它是不是假的。”

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但基于周曦和杨振兴所从事的这些非法职业及中文论坛中的威胁性言论,虽然最后拒绝相信这一辩护说法,但法官同意纽卡斯尔警方的推断,即周曦和杨振兴可能以某种形式跨越了那条“安全线”,惹怒了一些极其凶恶的参与组织犯罪活动的人,也触犯到了他们的利益。

通过判决,威尔基法官表示,自己很肯定这场谋杀,是对周曦和杨振兴这两名参与有组织犯罪活动,并卷入非法赌博即童工虚假文凭的年轻人所进行的处决。在某种程度上,周曦和杨振兴越过了他们和那些有组织犯罪成员之间所约定俗成的“线”,因此受到了这些人的有计划的、以极其野蛮的方式所进行的惩罚——被锤子捶打面部和脑袋导致头骨多处骨折、毛巾被塞入嘴中最终导致窒息,这些折磨,使周曦和杨振兴在失去知觉之前,经历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

威尔基法官还认为,这些深藏在地下的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残忍谋杀周曦和杨振兴)来向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不要越过那条“安全线”。而才光辉,则是“受聘”于这些有组织犯罪者,实施了直接的谋杀。

最终,2009年5月19日,经过三周的审判,纽卡斯尔皇家法院的陪审团裁定曹广辉犯有两项谋杀罪。威尔基法官宣判判处曹广辉无期徒刑,且33年不得保释。最终如果曹广辉被释放,将立即被驱逐出境。

退休警长的遗憾:6年过去,其他凶手仍逍遥法外

案发6年后,在BBC的《Crimewatch》对案件的回溯采访中,负责周曦和杨振兴谋杀调查的现在已经退休的警长史蒂夫·韦德对BBC表示,自己始终认为,曹广辉不太可能单独行动,可能还有其他人参与策划或实施了对周曦和杨振兴的谋杀,而这些人,目前仍逍遥法外。

侦查中过程中,史蒂夫·韦德号召群众提供线索

退休后,史蒂夫·韦德接受BBC的采访,认为其他凶手仍逍遥法外

史蒂夫·韦德认为,这是自己处理过的最困难的也是最有价值的案件之一,但令自己很沮丧的是,因为曹广辉拒绝配合,大家始终没有弄清楚真相。

而他所认为的真相,是至少还有一个人协助了谋杀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因为曹广辉一个人,很难做到同时捆绑、堵住嘴和割喉周曦和杨振兴两个人。而这名或多名协助谋杀的人,可能逃回了中国,也可能还留在纽卡斯尔。

但在英国,判案过程和法庭的审判,只需要证据,但不一定追究凶手的作案动机。而种种证据和调查均表明,曹广辉和周曦杨振兴这对情侣间没有任何关联,没有利益冲突,更没有作案动机,很可能就是个受人指使的杀手。

截至目前,英国警方没有再进行其他的公开调查,也没有再寻找其他的可能性的凶手,之后除非有人提供新的信息和线索,这项谋杀调查将继续处于结案的状态。

但史蒂夫·韦德也表示,即便自己已经退休了,但对于这起案件的追查,他会继续关注下去。

一场谋杀,夺去了两个家庭的灵魂

在谋杀审判期间,周曦的母亲和杨振兴的父母均来到了英国。

这两位失去的父母,在法庭的受害者陈述中谈到了他们的损失,令在场法官和陪审团无一不感到动容,因为根据此前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周曦和杨振兴都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周曦的父亲说,当他听到女儿的时,感觉天塌下来了。他说:“我们养育了她25年,现在她突然走了。光靠言语,我无法表达出这一切对我们家庭造成的伤害。”

而杨振兴的母亲说,她和丈夫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因为这个人(曹广辉)不仅杀了两个人,他还杀了两个家庭。在没有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一直希望我们的儿子能够回到中国生活和工作,(在构想中)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和现在这一切大不相同。我们现在如同身处地狱,我们家永远不可能有后代了。

这无疑是一场悲剧,但跳脱出这场悲剧,我们会发现,许多身处险境中的人,都或多或少牵扯进一些非法的行为中。

中国有很多“俗语”都在阐释同一个观点,为人处世,正直才能远离危险: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

当然,我们不能说遵纪守法,就一定会相安无事。但遵纪守法,不让自己被卷进或靠近一些危险的漩涡,遇到危险一定是偶然,但卷入非法行为,总会“湿鞋”,大大增加危险的“必然”概率。

来源:英伦大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