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布莱特之秋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3-4-24 17: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
2023-4-24 17:17:16 318 0 看全部
汤群
拍几幅自然的写真,表达这天人合一的融洽。行几段旖旎的长路,接触那历史文化的深邃。听几曲欢快的乐章,吟咏哼唱闲暇的歌谣。记几个逐渐淡远的日子,这样的风雅诗意,手段是白描,情感却不乏细碎幽微。章回20225月第一个周末,我们一行六人前往维州小镇布莱特赏秋。
屏幕截图 2023-04-24 171636.png
对于秋天的到来,爱好旅游,见多识广的我们像迎接老友似地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奋,因为最了解春花秋月的是我们。毕竟一直住在世界最宜居的城市里,我们对于美早已习惯了。都说要享受别样风光,只有离开墨尔本去看一眼乡村景物。小镇布莱特以秋叶著名,量多,品种杂,色彩丰富,蔽山成美丽的秋的海洋,令人望而动容。尤其是大清早,缭雾该散未散,无数秋叶如小灯笼般高高挂起于树梢,在微光中摇曳生姿,实在美不胜收。此刻,众鸟啼鸣酬谢秋色,长风因它翻山越岭,我们更是满怀憧憬从墨尔本一路北上,单程开了四个多小时。
布莱特植被丰富,除了澳洲最常见的桉树外,还有葱郁的枫树,杨树,榆树,它们大小相衬,高低错落,Great Alpine Road大高地路沿线,充斥着很多处亚热带雨林,高接浮云,密得不能进去徒步。使我诧异的是公路居然被维护得很好,窄的单行道也可以开至每小时100公里。从车窗望出去,参天古木的枯枝和半人高的小树新芽盘蜷缠绕在一起,看似终年无人理睬,却像日日有人进去耕植。树的生命力是有多么不寻常!神圣之感油然而生。我继而又想,那山脚下的果农,树农,木材商人对于植树造林是怎样设计的?他们会在意叶子的颜色而特地种些仅供观赏的树木吗?住在这种偏远地方,他们的日常又是怎样的?被封城所困未能远行的我们充满了好奇。
每年都来
走走停停,到达布莱特河岸度假村已是当日下午。我放下行李急急地跑出房间,从日常的视野迈入旅游场景。咔嚓,咔嚓,镜头中风动水响,草摇花香。布莱特风景如画,秋景最好,最好的布莱特秋景又在我们住地的小河两旁,于落日余辉中尤佳。摄影老师称拍照片要在上午10点前,下午5点后,那是平常城市的光线要求。山区黄昏来得早,我们没走一会儿,天色就暗了。夜幕低垂,凉风瑟瑟,回房间的路上我碰到了几个野营的澳洲西人。他们已点起一簇簇篝火,上面支了咖啡壶。其中一位老先生见我们面露好奇,便走过来问:“你们要不要坐在火边照相?”这一问正撞到了心坎上了。于是我们争相在吱吱作响的洋铁炉前拍了好几张。后来跟他夫人聊天时我了解到他们也来自墨尔本,不同的是他们住在墨村的远郊。墨尔本本来就不够繁华,被华人戏称为墨村,而他们住的地方离墨尔本市中心有一百多公里,是个真正的农村。布莱特和他们居住地Mansfield很近,地貌也相似,应该说风土人情和这里八九不离十,很难理解他俩为何出了小镇又来到小镇。他们在度假村的两个礼拜里可没少碰到慕名而来的城里人,特别是华人游客。他知道我们华人喜欢拍照,喜欢摆拍有野趣背景的照片,而本人却害怕露营的艰苦。是的,我们的旅游通常只是打卡名胜,在朋友圈显摆去过的和见过的“之最”。所有的风景必须得有个说法,所有的途中必须忙碌。然而在他俩,旅行是无所事事,放空心灵的代名词。这老两口开着一辆崭新的房车,里面可以住四个人,但显然真住满了会很挤。凯特,就是那位老太太,说:“我们是十几年前开始做类似长途旅行的。”她和丈夫是同一间奶酪厂的工友,工作了近三十年。当初,日子过得机械而重复,每天除了打工就是吃饭,睡觉。孩子们长大已搬了出去。虽然就她和老伴两人住在有四间卧室的大房子里,她却总觉得沉闷和压抑,感到在精神层面达到了忍受的极限。他们内心充斥着还房贷的压力,对工作价值的不认同,以及“对世界常常觉得无奈”后所产生的沮丧。正好赶上疫情使奶酪加工厂倒闭,他俩就一起拿了酬薪,退了休。“我们不再担心贷款了。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旅行是自我治愈的最佳途径,改变了他们以往的生活方式。“澳洲很大,风景比想象的多,不逊色于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他们一开始是租了个车,沿着大高地风景线一个小镇一个小镇地逛。后来发现有很多地方没有住宿条件,便精心选购了一辆房车,为自己提供厚实的安全感。他们这次出门已有两个多月,打算布莱特之后奔西北方向,进入钮省地界。“天气冷,树叶掉的很多了,但在布莱特仍是最美的时候。我们每年都来。”火光映照下的凯特神采飞扬。她让我看到了一个普通澳洲人重新梳理自己的欲望,破解个人与社会的隔膜,走向更加自由的生活。“祝你们玩得开心!”“你们也是。”握手告别时她的手很有力很温暖,让人觉得连心也是热的,亮的,跃动的。生性浪漫,我一直渴望开着房车和爱人浪迹天涯,然而却只会幻想不敢行动。倘若像他们那样少些顾虑,一有冲动就去做,日子会不会更加美满丰盈呢?“小镇生活是一种非必须”,但是,我也要每年都来!
哇,落叶啦
第二天一早两位男士去打球,剩下的四个人结伴前往当地最著名的Howitt公园。连接度假村和公园的是道木桥,桥下一湾清水浅浅地,缓缓地流过。水上面倒映着缤纷的树影儿,配上柔美的晨光恰似莫奈笔下的名画。踏入公园,心都醉了,我见过识秋色,也脑补过一些场面,却仍被眼前的景色打动。公园里除了标配的小亭木桥和现代风格的雕塑之外全都是树。由远到近整个公园是树的天下。那些是可入诗的树,颜色不同,形象不同,在阳光下越发不同。浓绿万枝红数点,黄金高秋胜春颜。以颜色说吧,松树为常青植物,加上秋阳的照射此时是绿中夹灰,不再苍翠却多出一份成熟。榆树,杨树和银杏的叶子多为黄色,借着阳光更显饱满。枫树色彩浓艳,有的绯红,有的金黄,有的甚至是艳粉,美到炸裂,用五光十色,绚丽斑斓形容并不为过。然而,梢头的叶子往往是深棕色的,显得老态,一副时刻准备离世的样子。同行人中有孩子的姑姑,她年过六旬,在我们眼里一直是个干练的,务实的人,整天围着炉灶,洗衣机转。平心而论我不那么了解她。虽然居住在同一座城市但各自忙于琐事彼此走动并不密切。上次一起乘坐落基山登山者号观光火车还是五年前的事了。她的爱好不多,其中一项即是旅游。鲜为人知的心境和情怀都被盛放在她写的游记里。尽管她的文章以景点的介绍为主,焦点永远在多大,多长,多久,其文字还是热情生动的。这时秋风骤起,风动心也动,孩儿他姑竟然迎风站到树下,小女孩似地转了一圈又一圈。风似乎要把她的短发吹得向各个方向飞去。“哇,落叶啦!落叶啦!落叶啦!”她大声高喊。快乐的情绪是会传染的,我也不由自主地仰脸朝上等着,盼着,体会难得一次尽情而放松的生命感动。我想,如果拿她比作秋叶,定是那种火红火红的颜色,永远不老,永远兴冲冲地热爱着一切。人就该这样啊!
这样拍,更有意思
公园这一边地势较高。站在凉亭下凝望潺潺河水我觉得人生的机遇真是难以预料,退休后我和丈夫总是在各处旅游,2014年去新西兰,2015年日本,2016年欧洲,2019年凑在疫情拉索裂开的瞬间去了趟泰国。总以为行万里路才算作经世面。却没想到这次家门口的风景也带来了如此强烈的视觉震撼体验。最美的遇见原来就是这样的。“要是在秋季节恐怕就订不上这里的住房了。”望着度假村四周大红栎的树梢和冒着淡淡的如烟似云的东西的木屋顶大家不约而同地庆幸道。秋季节首次举办于1962年,为庆祝布莱特建镇百年。此后每年四月底五月初为期十天的布莱特秋季节都会如期而至,成为澳大利亚维州人气最旺的节日活动之一。它都吸引着大量的甚至是海外的游客。庆典日即期间最后一个周六会有露天音乐会和节日游行,这些活动把节日气氛推向高潮,人文,艺术,流行音乐,甚至电影的元素都可以在秋日节找到。除了艺术家以外小商人,农民也云集于此。他们爱在市中心的集市上出售自制的农副产品小手工艺品。秋季节给他们经营餐馆咖啡馆带来了巨大的人流量。我们吃午餐的地方叫The Red Stag Restaurant,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峡谷里我们吃午餐的地方叫TheRed Stag Restaurant,离布莱特镇半小时车程,四面群山环绕,位于同名农场。这个坐地70英亩农场里养殖了袋鼠,鸸鹋,鹿,野鸡等土著动物。它最初建立于1992年4月。身兼农场主和餐馆老板的罗伯特是意大利后裔,其父母在1938年从意大利移民澳洲。1952年他们以2万英镑的价格买下了375英亩的农场,并且开布莱特时髦之先河拥有了一辆T型福特汽车。之后,罗伯特的父亲开始经营奶牛业,并在1964年种植了第一批烟草。过了几年他又把奶牛场变成了肉牛场。1987年该农场出现了第一头鹿,此后,马和鹿成为农场主要蓄养的动物。1992年4月罗伯特继承产业后将农场规模缩小而增设了意大利特色餐馆,提供各种会议,婚礼,纪念日服务。农场现在有几百只鹿,鸵鸟,鸸鹋,山羊。
峡谷景色优美,小鹿们三三两两在草场上优哉游哉地闲逛着,看到游客也不躲避。它们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好像在猜测我们的来历。有人充满善意地走过去,试图更近地接触麋鹿,与之合影,抽冷子可能也想抚摸一下鹿背什么的。看到这种情况罗伯特便招呼大家说要小心。原来,鹿是一种胆小的动物,受惊后会做出一些激烈的撞人动作。它们受惊的原因也许是我们投喂时不够温柔,也许是突然发出了它们不习惯的声音,比如用中文喊它们,也可能就是遇到发情期,公鹿会不分缘由地攻击所有它看不顺眼的东西。“鹿是森林动物不是草原动物,它爱好的是叶子而不是青草,你这样喂就好了。”罗伯特边说边弯腰捡起几片树叶。他四十上下,中等身材,嗓音洪亮,长着一张饱经风霜的大脸盘,是我见过的最好客的餐馆老板。在殷勤地带着我们在农场转了一圈,挨个儿介绍他的餐馆,纪念品商店,联通餐馆和停车场的花圃后,突然,罗伯特走到店门口停着的吉普车前蹲了下来,双手比“耶”,挤了一下眼,对我说“来,这样拍,更有意思。”我们这才发现原来镇店之宝是那辆古董越野吉普。车头两端装饰了一米多长的真正的鹿角。疫情之下The Red Stag依然人满为患,这肯定与罗伯特的积极心态和乐观情绪有关。一遍遍相同的导游词说下来不知他是否腻烦?对于“什么都拍”的我们不知他是否习惯?肯定的是罗布特对环境的加持非常满意。在这个花园小镇他们把风景过成了日子。也正因为这些淳朴友好的当地人,布莱特给人的感觉并不只是丰富的自然美,它还呈现出一种带有人情魅力的精彩。
感谢上苍
秋天,行走于布莱特的每一处都会得到美的陪伴。踩在厚厚的落叶上,你的脚步在欢唱,在唱一首清脆的歌。原来我们的脚是属于泥土的,山野的。走在水泥马路上你的脚步就会因为那些发生在办公室的压力,商店的纠结,家里的细碎的烦恼,或者其它莫名的不快而闭口不言。走累了,停下来,坐在河边,伸展手臂拥抱太阳。手臂往上升太阳往下掉,思绪便在树影间徘徊,不知该留下来依附眼前,还是追上飘散的云彩。回望小镇中心,许多建筑物房顶开始升起袅袅炊烟,也许是谁家的母亲在为放学归来的孩子准备晚饭,也许是哪家餐馆正接待我们这样的游客。晚风中浮动着各种食物的香味,熏人欲醉,澳洲烤肉排,英式鱼薯料理,意面和意米,希腊特色芝士,还有唐餐咕咾肉,炒合菜,它们无处不在,如影随形地环绕我们左右。眼前的秋色越来越矜持,我们的心情却越来越澄明,大家说了好多话,在布莱特的暮色里一切都得以释放。
天全黑时,我们从餐馆出来回到旅店。营地的篝火熄灭了,满天的星星给露了出来,流水般清亮。繁星下对岸Howitt公园的那些树模糊成一片,看起来矮了好几分。空气中充满了曼妙的静谧和安详。白日那种美的辉煌,现在看来多么遥远渺茫,简直不可思议。我脑子里忽然就想起这么一个问题,是自然赋予了我们美感还是我们的审美成就了自然?在布特勒小镇影片里,人是主角,还是那些秋叶是主角?心头灵光乍现,诗情画意像星星一样闪亮,旋即隐去,继而被另一些念头取代,但在灵魂深处占主要地位的仍是一种稳定的欣慰。此时,我们和树木都在休息,转天再一起复苏。怅然和满足此起彼伏,如落霞和朝露交相辉映。月亮升起来了,晴光素彩,山水妖娆。在这一场视觉的盛宴里我真希望自己是那唯一的食客,不慌不忙地饱餐着眼前的布莱特秀色,从早到晚。
三日的旅游转瞬即逝。从布莱特回来,我并没有急于撰文分享,只是默默地珍藏着心底的那份小小的得意。好山水,好秋色,好游伴,好兴致,人生至此,还复何求。人是要走过很多山路,看过很多秋叶才能领略眼前的一人一景,才能理解远处的万事万物的,才知道感恩的。想到那些血亲,投缘的朋友,投眼而来的颜色,无不是上苍最伟大的馈赠,我不禁双手合十胸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18 | 回复:0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