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长篇连载:转身(第十九、二十、二十一章)彭闪闪著

[复制链接]
澳洲观察 发表于 2022-2-10 16: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澳洲观察
2022-2-10 16:04:54 1388 0 看全部
屏幕截图 2022-02-10 165942.png 第十九章
薰衣草
肖梦影没有回绝詹姆斯的约见,也算是这么多天来对他热情发送英语教学信息的一个回报。
尽管她此时交易房子未果的压力已经很大,高利贷仍是她绝 对不愿意接受的。交割房子一天天临近,再等两三天如果还是交易未果,那就一定要向孟立成说明这一切,看他能否解决。
肖梦影是一万个不愿意在孟立成面前落埋怨,她后悔没有听孟立成的话。
下午。
在肖梦影家附近,海边咖啡馆室外的一把巨大的红色太阳伞下,她和詹姆斯见面了。
这把红色的太阳伞几乎覆盖了室外所有的咖啡桌。
坐在这里,放眼望去是蔚蓝色的大海、白色的帆船和停靠港湾的游艇。红、蓝、白的色彩,绘制着海边的美丽。
肖梦影和詹姆斯的脸颊被红色大伞折射下来的光线映得红扑扑、朦朦胧胧的。
他们点了各自喜欢的咖啡。
詹姆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见到你很高兴,近来一切还好


吗?”
肖梦影努力用微笑掩饰着近来的压力,“还好!—谢谢你给我每天的英语教学,我虽说没怎么回复,但是却在听和看。” “能为你做事情是我的荣幸,请不要客气。哦,对了,我给
你带了一个小礼物。”詹姆斯说着,从包里取出一个印着紫色小花的纸包。
这个小礼物,包装得很好,还系着草绳。
肖梦影不好意思地说:“你教我英语,我还没有想到怎么感谢你?你还给我带了礼物,真是谢谢了!”
“不用谢,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詹姆斯说着,将礼物交在了面前这位漂亮的中国女士肖梦影的手里。
肖梦影接过这个小礼包,愉快地小心将系着的草绳解开,翻开纸包,里面还有一个防水的小锡纸包。
她微笑着看了詹姆斯一眼,继续打开着,“好神秘啊!” 詹姆斯微笑着,带着羞涩看着她打开着礼物的一举一动。
“哇,原来是种子!这是什么种子呢?”肖梦影新奇地看着打开的礼物说。
“这是薰衣草,就是包装纸上这种花。它的花期比较长,种在院子里等到花开时,会有淡淡的香味,在夏天的时候还可以驱 赶蚊虫。你现在就可以种下,很快就可以看到它的生长,迎接它长大开花。”詹姆斯亲切热情地说着。
肖梦影没想到詹姆斯会送给自己这样接地气又有生活气息的礼物,她又看了看眼前这位满面短胡须的中年男人,有这般细腻的内心。
“谢谢你詹姆斯,我很喜欢!”肖梦影愉快地说着,而后把花种重新包好放进了身边的包里。
詹姆斯吭了吭嗓子说:“我很喜欢中国的牡丹花,还有芍药花。但是,只能在中国的五月季节里可以看到。如果海关允许,我的家里早已种满了牡丹和芍药花,可惜,只有回忆。”
“牡丹在中国象征繁荣和富强,我很喜欢,也喜欢芍药花。” “你就像一朵漂亮的牡丹花。”
“哦,是吗?谢谢!”
他们说着,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如果你喜欢种花,我以后还可以再送给你一些我喜欢的花种。”
“谢谢,我喜欢花,也喜欢种植,只是种植技术一般。”
“以后我也可以用英语跟你交流种植花种,我回去会把澳大利亚的一些花种的名字发给你。”
“很好,这是一个好的学习内容和方法。”
肖梦影突然觉得詹姆斯的出现,应该是上天给她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一个礼物,冥冥之中他就是来帮助自己的人。
詹姆斯的中文畅所欲言的程度,确实可以忽略他是外国人。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的中文会这样好,你是在中国学的
吗?”
“哦,是的,还要感谢我作为交换学者到中国北京外国语学院教书的机会,使我有机会学习中文。当然,还有我对中国历史 的研究,使我对中文的学习更加迫切。”
“你是在哪里学的呢?”
“起初,我一边教书,一边自学中文,并尝试和同学们交流中文。后来利用课后时间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中文,坚持了两年的课程。”

肖梦影又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说着喝了一口黑咖啡,轻轻抿了一下嘴唇上的咖啡,意味深长地说: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教英语。我和学生们相处得很好,我们经常用中英文交流,学生们都叫我 开心果老师。因为我喜欢跟他们开玩笑,他们说一般不会和老师开玩笑,但是跟我可以。”
“我喜欢让他们称呼我的名字,他们起初不习惯,但是我却  坚持要他们叫我的名字。后来,我们就像朋友一样愉快地相处。”
“我教的是大学四年级,学生们的学习很紧张,我很同情,不希望他们有压力。但是班主任要求他们很严格,她是一个29 岁, 具有东方古典美的年轻女人。她漂亮的脸上凝聚着严厉,像一尊漂亮冷艳的石膏像。”
“男同学们悄悄地告诉我,私下他们叫她冰美人。”
“听起来很有趣。我也经历过起外号的这个年龄,不过开心果和冰美人的外号很好听。”肖梦影兴致勃勃地说着。
“是的,我也是觉得很有趣。那是非常难忘的几年时光。” “你当时结婚了吗?”
“没有,我结婚比较晚。我这个人总会跟爱情擦肩而过,这也许是我的命运。”
詹姆斯微笑着的脸,略显出僵硬。
“对不起,我不该问你个人的感情生活。我只是觉得会不会是夫妻分开时间长、不能总在中国的原因。”肖梦影连忙解释着说。

“哦,没关系,我不介意,这没有什么,不是这个原因,我当时 33 岁,还没有结婚。”
“你年轻时候一定更帅,也会有不少姑娘喜欢。”
肖梦影的这句话一下使得詹姆斯在红伞下的脸更红了起来,他的神情一下变得更为羞意了。
詹姆斯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外国人,这让肖梦影觉得意外。他自嘲地说:“我的命运里好像没有爱情,有时候我认为是
爱情,却又不是。也可能我不太容易表达自己,错过了机会吧!”“我理解缘分与机会的把握,有的缘分一旦错过,却永不再
来。”肖梦影有同感地说着。他接着又在包里取东西,“我差点忘了,有两小本双语故事书是我在墨尔本华人区的新华书店买的,送给你读一读。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学习软件和电子书籍,但是我还是喜欢直接面对和阅读真正的书本。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探讨。”
肖梦影一边道谢,一边接过詹姆斯递了过来的这两小本双语读物,她觉得心里很温暖。
她感激地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不用客气,你能说好英语,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学习英语也不是一朝一夕,我给你学费才是。”
“我不需要你付学费给我,教书是我的爱好。我的中文也可以在见你的时候得到学习。”
“如果我和你的中文对话可以对你有好处,那当然是我最愉快的。”
“一定是有好处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计划一下学习的时间和方式。我觉得一周可以见一次面,平时可以用信息交流。 你说呢?”

“嗯,也是好办法。”
詹姆斯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他微微低下了头,又缓缓地抬起看了看肖梦影,“以后,我再慢慢地跟你用英语讲述我在中国的故事。”
肖梦影微笑着说:“以后,我也给你慢慢地用英文讲我的故事。”
“谢谢!”詹姆斯说着由衷地笑了。肖梦影也愉快地笑了。
詹姆斯愉快地补充着说:“我还可以在每周二或是周四的下午来。”
他们最后确定每周二下午,在这个咖啡馆见。
这样的英语学习,使肖梦影想起了二十多年前。
在北京,大雪纷飞的隆冬,她和好友沈铭浩有过一段学习英语的经历。
说起这位好友,他在失联十年后的几个月前,突然出现在肖梦影的微信里。
有什么可以使他转身决绝,长达十年不联系的呢?
在肖梦影人到中年的这一刻,置身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想起这份决绝都觉得无比的珍贵。这是人生赋予她情感记忆中的美好和伤痛。
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决绝的人,不但出现,而是三番地要赴澳与她相见。
面对他的执着相见,她因房子交易的心烦意乱,拒绝了他多次。可是,要见面的心已经在决绝之人的心里飞出了絮,这见面就是眼前的事了。
转身天涯,坐在美丽海湾太阳伞下的肖梦影,遥望大海,此时思绪万千。
詹姆斯看肖梦影若有所思的样子,吭了吭嗓子说:“在墨尔本有薰衣草农场,非常的美丽。每年我都会带着老母亲去那里赏 花。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也可以去。”
散神儿的肖梦影,被詹姆斯的薰衣草农场唤了回来。
她淡淡地笑了笑,“是吗?我还没有去过,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我母亲特别喜欢薰衣草。” “你和母亲一直住在一起吗?”
“是的,在我父亲去世以后。但是她和我的妻子相处得并不好,她不喜欢我的妻子。”
“为什么呢?”
“因为她不喜欢我的妻子总干涉我的事情,还不喜欢她的性格。”
肖梦影觉得奇怪,原来国外的婆媳也存在婆媳关系问题。还有和老人共同生活的詹姆斯,不像自己以前想的,外国人的父母 和孩子都不住在一起。
她不由地问了这些问题。
詹姆斯毫不避讳地说外国人喜欢分开各自生活。但是,他的父亲去世了,他不想把老母亲送到养老院。他就和妻子从城里的 公寓搬回了母亲的家里,工作忙的时候会住在城里的家。
肖梦影又好奇地问:“你妻子生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詹姆斯幽默地说:“她是社区图书馆的管理员。她喜欢严肃,对我要求很严格,她觉得这是她的责任。哦,中国叫我这样的人, 是气管炎(妻管严)。”

肖梦影被他这么一说给逗笑了,“—天哪,你竟然还知道‘妻管严’的这个说法?”
詹姆斯又幽默地说:“在她面前,我是三好学生。可是,后来我不干了,因为当三好学生太难了。”
肖梦影又因他的这些话,引得哈哈直笑。
“她管教我,简直是太辛苦了。后来,她得了病。”詹姆斯的脸从笑容中深沉了下来,接着又说:“很严重的病,没几年就 去世了。”
肖梦影原本愉快的心情,被他突然说到的话和转而黯然的情绪急速冷却了。她同情并轻声地问:“你们没有自己的孩子?”
肖梦影进一步地确认着范爽告诉她的事情。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神情坦然地回答:“没有,她身体一直不太好。也许因为没有孩子,她的注意力都在我的身上。”
“她真的是把你当孩子了。”肖梦影也确定着说。             “也许!—她总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我是有问题的。因为,
我不听她的话。她想让我去做生意,我不喜欢。我喜欢搞学术, 她说没有出息。为此,我们婚后的生活不愉快。”
“你们没有孩子,为什么不离婚?”                                “因为没有孩子,就更不能离婚,她一个人不容易生活。”“她可以再找一位新的丈夫。”
“她的性格很难与人相处。她虽说对我管教严格,但是她还是很照顾我的生活,我为此也很感激。”
肖梦影在詹姆斯身上又看到了中国式婚姻凑合着过,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好意思启口的经济问题,存在两个人不好分开。中国式的婚姻里存在这样的凑合,因为没有房子和更多的财务可分,就这么凑合了一辈子。
凑合着过里面一定有更实际的原因。“那她得的什么病呢?”
“他得的是肺癌,她喜欢发脾气,心情不好,这也许是得病的原因。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肺癌晚期,一年半以后就去世了。”
“真是不幸。”
“是的,她焦急的人生结束了。归于了平静,现在是安详的。”“你们是基督徒吗?这里的外国人很多是基督徒。华人社区也有很多基督徒。”
“我们不是基督徒,她非常信奉自己,但是我们过复活节。” 肖梦影知道这边的基督教教会在华人社区的频繁活动,她被
无数次请去参加。起初她被信徒组长提问是否有神的时候,干脆 就是说没有,执着的信徒组长一次次地邀请她参加活动。其间她 观察信徒们信仰的力量和改变,并试图在上帝的看顾下洗涤自己的不幸。后来频繁的聚会,使她只记得自己的力量,再后来也就 不去了。
今天肖梦影和詹姆斯的约会,使他们愉快地度过了两个小时,并且聊了不少的话题。
詹姆斯说下次见面会再送给肖梦影一件礼物。肖梦影说也会带给他一件礼物。


第二十章
冰宝宝
送走了詹姆斯,肖梦影一个人走向海边的停车场。何雪冰的电话打了进来。
肖梦影想:“有阵子没跟何雪冰联系了,倒是挂念,不知她近况怎样。还说要找时间约她好好聊聊,她的电话就来了。”
“喂,雪冰,近来好吗?”
“梦影姐,我还好,我现在你家附近的火车站,你有时间吗?我们可以坐一会儿吗?”
肖梦影看了看手表,“嗯,今天儿子课后学校有体育活动,正好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在车站旁边的咖啡馆见吧!”
“好的梦影姐,我在咖啡馆等你。”

十分钟后。
肖梦影驱车来到了火车站边的咖啡馆。
在咖啡馆幽暗的一角的小圆桌边,何雪冰呆坐在那里,看样子也没有点东西。
肖梦影走进了咖啡馆,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她们寒暄着。
店员走过来,何雪冰只是要了一杯温水,肖梦影点了杯咖啡。

何雪冰神色黯然,情绪低落。齐耳的短发看起来也该修剪了,那超短的齐刘海也长了许多。
她极有个性的嘴角没有一丝笑容,而是生硬地横在那里。她细细的眼睛好像是哭过,有些红肿。天气不热,她却汗津津地坐在那里,她细细的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泪水。肖梦影连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别难过,告诉我,发生
了什么?”
何雪冰呲溜呲溜地一阵抽泣。
肖梦影又是一阵安慰,递给了她一张面巾纸。
“梦影姐,这一次又失败了,已经是第四次了。医生说我胚胎不好,以后可以再试一试。”
“还是冰宝宝吗?”
“这一次不是冰冻的宝宝,是刚取出来的卵子做的试管。因为我年龄大了,大夫建议先给胚胎做唐氏筛查,再种进母体。避 免先种进去等孩子大了有问题,还要引产。后来筛查了胚胎没有问题,也种进去了。我还蛮开心的,本想着等到三个月以后把这 个好消息告诉你。没想到,才种进去一个月胚胎就流了。医生说 应该是胚胎的活性不够好。梦影姐,你说我这辈子真的是注定没有孩子了吧?”
何雪冰说着,又鼻子一把泪一把地哭着。
肖梦影同情地安慰着她说:“雪冰,也许是你太紧张了,或平时休息不好。不要灰心,好好养养身体,然后再要。”
“也不是,其实我挺注意休息、饮食和锻炼,还办了健身卡。也许就是心情一直不太好,我还在想是否去看看中医?”何雪冰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何雪冰这个前卫有个性的女人,迫切地需要孩子,她渴望中医的神奇,使她获得健康的胚胎冰宝宝的诞生。

“对,这也是个好主意。我倒是知道一位在墨尔本中医世 家的阳光医生。听说她的针灸很神奇,治愈了很多人,好像其  中还有不孕的,后来怀上了孩子。还有自制的中药粉,听说一  起配合服用很见效。我一会儿微信把她的联系方式推荐给你。”
“好的,谢谢梦影姐!我原本就是希望先做中医的长期调整后再去做试管,可是我又着急自己年龄大了等不及。还有就是之 前听朋友说澳大利亚的中医馆收费很贵,效果一般,我担心花了钱又耽误了时间。”
说起看中医和扎针灸,肖梦影也听姐妹们不少说起。她们说到澳大利亚的中医诊所也是多如牛毛,都有自己的神秘和神奇功 效。一些诊所除了诊断号脉,就是针灸拔罐和艾熏,还有神奇的自制秘方药丸和药粉。这些自制秘方药丸和药粉的成分药瓶上没有注释,但是价格却不低,一周半小瓶五十到一百澳币,一旦服 用起码要一至三个月的调理。其次就是针灸的神针疗程也是一到三个月且一周两三次,一次八十五到一百二十澳币,一旦开始进入程序,澳币不见底地花下去了。
如今,何雪冰在无奈之下也要面对死马当活马医的局面。中医一定是有它的一套科学,只是要遇到真功夫的好医生才是。
肖梦影向她推荐了阳光医生的联系方式,让她再治疗一段试一试。
何雪冰又说:“曾听说墨尔本有中国的同仁堂中医馆,收费和医生资质及药品等级都是很好,我不然直接去那里治疗。”
肖梦影同意她对同仁堂的认可,但是也希望她不要放弃去阳光医生那里诊断看看。
但是,个性强、有主见的何雪冰没有明确表态。

肖梦影又同情地安慰她:“心情不好也是问题啊!你别激动,平静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怪我近期买卖房子,没顾得上多关心你。调整心态,这次失败了,以后再试一试。”
“其实我的例假情况也不是很好,年龄也不小了,我担心机会不会太多啦。”
“你才 43 岁,应该还有机会要到孩子,实在不行抱一个。” “在澳大利亚,单亲不好领养孩子,除非以后在其他条件松
的国家领养。我很羡慕有孩子的妈妈,我越来越觉得孤单,要个 孩子也是个伴儿。可是,我的澳大利亚男朋友因此并不开心,甚 至有争吵。他现在更过分,不关心我,见面也少了很多。”
“当然,因为那不是他和你的孩子。”
“可是,他不提婚姻,也不同意跟我一起做试管婴儿。他说如果我一定选择现在的做法,那是我的事。他以后也不会考虑做 这个孩子的父亲。”
“他不是做你丈夫的人。”
“是的,我跟他交往一年多了,他从没有提起过未来,当我提起时他就回避。后来我也就不提了,可是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 太难了。他也许是因为经济情况不好害怕婚姻和责任?他虽说离了婚,毕竟已有个 23 岁的儿子。”
“可是,最终人到老了还是需要一起生活的伴儿。”肖梦影补充着说。
“孩子我养都可以,可是他确实不同意跟我有实质的关系。在澳大利亚生育孩子,政府有补助,上小学和中学公校都免费, 大学无期无息贷款。—关键是他不想走婚姻这一步。”何雪冰无奈地说着。
“是的,我知道你是渴望婚姻和孩子。如果试管能成功,你有了孩子,人生也是个寄托。”

“我和他的关系加在他之外的这个试管婴儿里,也是很矛盾的。说实话,我跟他还是有些感情的,彻底分手我也下不了决心。 加上前几次试管失败,我心里一直有压力。其实胚胎都是培育好的,可能与心情有关。每一次试管手术都是我自己去,他从不陪我去。夜晚我一个人躺在房子里一片漆黑,还是有些恐惧和孤独。”
何雪冰从来到澳大利亚就没想着再回去,她带着在北京某传媒公司工作几年来仅有的积蓄,作为在澳大利亚房子的首付,并 贷款买下了现在住的这套城区的小公寓。她的日子过起来了,但是,孤单却从没有离开过她。
肖梦影当然太能理解她的恐惧和孤独。
何雪冰从跟这个男友交往,肖梦影就看出这个男人没有担当,但是好在男女关系还比较专一。可是,对何雪冰这个单身没有婚姻和孩子的女人,时间长了没有结果就很不公平。她也跟何雪冰说过不知有多少次,希望她主动提及婚姻,不然就再选择。可是何雪冰却就这么顺着他的交往方式走到了今天。
既然不结婚,再做一个不是两个人的试管冰宝宝,以后三个人的关系相处是复杂多了,除非这个男友最终都不走进何雪冰的婚姻或同居,不然就会后患无穷。
何雪冰和肖梦影都明白,如果日后他担负起孩子父亲的名义,就会铸成事实婚姻和对孩子的权益。那他还不如现在与何雪冰试管冰宝宝,既然现在没有,显然以后走到一起也是不可能的事。
肖梦影此刻下决心告诉何雪冰再做一次试管婴儿,如果不行想办法领养一个三五岁大的女孩,免去养育婴儿几年的辛劳。
何雪冰嘴上同意,可是她一脸黯然,心事重重。
她每个月的工资一多半还房屋贷款,一些为生活所用,余款所剩无几。试管婴儿的精子购买要两千多澳币,每次试管和置入 术要花费六千多澳币,澳大利亚政府补贴一半。她连续四次试管 婴儿失败,加上准备中医疗程的开销,使她经济紧张。
何雪冰沉默了片刻,面部紧张,眼神里带些慌乱,“梦影姐,谢谢你这两年对我的关心,我的父母也很感谢你!他们年纪大了, 我不想给他们增添麻烦和担忧。我近期—开销实在是太大了, 好在工作还是比较稳定的,就是花的比进的多。我想—向你借点钱作为后备……”
还没等她说完,肖梦影说:“没问题,你需要多少?我汇给你。”“两万澳币可以吗?也许用不了这么多,做个准备。”何雪冰激动地说。
“没问题,今晚网上银行汇给你。”
何雪冰又一次掉了泪说:“谢谢你梦影姐,我原本没想跟你借钱。我跟平时相处不错的同事、移居墨尔本的同学,还有男朋 友张过口,他们都没有借给我。”
她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借钱的事情,确实不易。别说何雪冰住在小公寓里借不到钱,就算是有大家产,急用钱的,在澳大利亚也基本上没有人会借。这使肖梦影想到,去年借给朋友钱的事情。
那是一个有着丰厚的家产,住在墨尔本富人区,香港来的女友。
她是个离异后分得财产的单亲妈妈,带着钱财和一儿一女移 居到来墨尔本。之后因投资不慎,被墨尔本开超市的唐氏骗局的华人女老板给骗了。对方打着投资贸易的幌子,使这个女友签署了短期回报 10% 的合同,骗去了二百万澳币挪为他用。迫使这位女友除了自住豪宅,没有流动资金面对生活。因要打官司,需 要借些急用的钱,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借给她。她卖豪宅都来不及 的这一刻,就连一直对她这位单身妈妈垂涎,而经常想尽办法约见她而不差钱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不见了踪影。

肖梦影是唯一借给她钱的人。
事后,她打赢了官司,还了肖梦影的钱之外,又多给十万澳币作为感谢。肖梦影坚持只要了借的钱,这位女友坚持必须加上利息。
从来没有被钱难住过的这个香港女人,在难处看到了墨尔本华人间的人情冷暖。
眼前的何雪冰,单枪匹马,菲薄家底。如果不是肖梦影支援,恐怕是没有一分钱可以借到的。
何雪冰为了寻求婚姻,置身一人来到海外,在肖梦影看来她是非常有勇气和坚强的。尽管她交澳大利亚男朋友屡次失败,但是这一个澳大利亚男友至少还是比较稳定和专注,只是从实际婚姻和义务上是两家人。也许他是迫于仅有的那点儿可怜的积蓄, 使他实在无力担负可怕的再婚。
这位澳大利亚男友除了偶尔来到她的家里满足身体需要,基本不在她家里留宿。他避免同居关系,财产规避得干干净净。在他与何雪冰的性生活中,始终有着欲望,只是有时会突然阳痿。他在何雪冰的印象中是属于亚健康的人,总是看到他疲惫的神色。 好像生活得很猥琐的感觉,他对于自己的经济情况从不多谈。他对何雪冰的专情,这点使她混淆了性与爱情,他们的关系也因此维持到现在。

对这个澳大利亚男友,何雪冰从心里觉得不如意。她曾试着在手机Facebook 的交友平台上,接触过一些主动要求添加好友的陌生男人。其中有一些是人在香港,比她年龄小,小鲜肉之类的男人。她尝试着聊过一两个,可是觉得其中的个人情况太不靠谱。她还感觉这些男人就是为了让大姐养着,或是为了有澳大利亚身份的目的。她通过这个平台,背着男友约过墨尔本的澳大利亚男人,这些男人一两次见面以后就会提出上床。这让何雪冰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也不是要找的男人。她羡慕办公室的另一位马来西亚来的五十出头的女同事,她是单身,活得倒是潇洒。她总会在Facebook 平台找到约见的男人,并顺应地发生着性关系。连续和几个男友发生性关系之后,发现不合适,都被她换掉了。她人倒是活得轻松自在,不想那么多。按何雪冰的话说:“她有一个已经结婚的女儿,当然就不着急了。我跟她的需求完全不同, 我需要男人给我一个孩子。可是,我遇到的中年男人却不愿意再生孩子,这就是我的不幸。”
此时的何雪冰抹了眼泪,用手指半捂半拧着鼻子,喃喃地说: “真的压力挺大的,太难了。男朋友又不支持,也没敢告诉我的父母,怕他们不接受。”
“雪冰,从容面对,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也许就会顺利等到你的宝贝。等孩子有了,父母会接受的。男朋友的事情只当没 有这个人好吗?有什么想不通和需要的,你就直接告诉我,我和儿子都是你在澳大利亚的家人。”
肖梦影的眼睛里充满着对她的怜悯,脸上难以掩盖着愁容,她不知怎样才能帮她捋顺男友与婚姻,还有试管婴儿的关系。
“—谢谢你,梦影姐!”
何雪冰说着,她那肿胀的眼睛几乎已睁不开。那憋得涨涨的脸上有两股从她细细的眼缝里不断渗出的泪水,在幽暗的灯光下泛着亮,像两条细细涌动的小溪。

她的抽泣使得鼻子堵塞,看上去鼻子也显得肿大了许多。
肖梦影边安慰着,边又取出了面巾纸递给她。她难过地看着眼前几乎路路不通的何雪冰,好似倔强的马陷入了泥潭挣扎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去接孩子的肖梦影,再次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希望她减轻压力,不要想得太多,自己会一直陪伴着她往前走。
何雪冰不断地点头同意着,她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肖梦影看了眼手机:“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随时联系。” 她去结了账,何雪冰随后起身同她一起走出了咖啡馆。
挥别间,一阵风吹过,不经意地翻动起何雪冰发根的白发。暮色下的她,突然显得苍老。她又挥挥手,一个人向着车站走去。
肖梦影的头发和纱巾被风吹卷着,目送她的眼睛温热湿润了起来。

第二十一章
边     缘
交割期眼看就在眼前了,海边的房子一直没有真正的买家。肖梦影几乎每天都被薛华催促借高利贷,他们不断地为此争执。
这天上午。
薛华来到了肖梦影临时租来的新房子。
他一进门,顺手将她一把搂在怀里,那张灼热厚厚的唇,随着他的脸整个向她压了下来。
他火热的唇舌在她的唇口中翻滚探寻,一只手从她的腰间伸 进了她丰润的双乳,一阵抓揉又向乳头捏搓着。他紧贴在她被挤在墙上的身体,她呼吸急促满脸潮红地迎接着他刺激地侵占,下 身的隐处正被他的硬物按压摩擦着。
他一边撩开她的上衣,灼热的厚唇迅速地移到了她的乳头上。他双手抱着这对被刺激得更加高耸的双乳向中间挤压着,带着热气的厚唇快速地吸叼着挺立的乳头。
她颤抖的身体伴着强烈近似于喊叫着的呻吟。
他顺势将她翻身在身旁的矮柜上,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她半趴 在矮柜上直垂下来的丰乳。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将硬物直入令他销魂的湿地。
他下身的硬物像蒸汽火车一样,喷发着有力的节奏挺进着。


她的身体随着有序强烈地顶怂,使得矮柜也随着晃动了起来,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搅拌在他们的狂呼和呻吟中。
似于疯狂的碰撞,随着他一阵更为剧烈的抽搐和呻吟渐渐地停了下来。
她上身和脸彻底瘫软在了矮柜上,他附在她的身上吐着长气。随后,他们清理着性事后的残局。
薛华此时已仰坐在客厅的椅子里。
他余留着火辣的眼神,看着脸面绯红,汗湿了头发的肖梦影,从洗手间走了过来。
他又一次地将她揽在自己的双腿上坐下来,亲吻着她的秀发。她挣开站了起来,坐到了另一张椅子里。她觉得每一次被薛
华强冲击力的性占有,都是一次次的陷逆。
薛华淡淡地看着她笑了笑,也慢慢地坐起了身子。他的神情突然转向了一阵难以说得清楚的情绪里,好似脸上的微笑突然被米汤糊住了一样。
敏感的肖梦影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哦,没有,就是太快乐了,担心有一天你突然离开我。”
他说着脸上更是一阵地不自然。
他又说:“还有,就是担心你交易房子的事情,皮特真的很靠谱。”
肖梦影一听到高利贷的事情,就又不耐烦:“不是靠不靠谱的问题,是这个高利贷方式不可以。”
他们又进入不休的争论中。
“只需要十天还可以做到高息贷款,如果再不做就没有一点儿时间了。”薛华几乎喊着说到。

肖梦影无话可说地生着他的气,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能贷高利 贷。但是,她的内心却被他的辩论搞得忽悠忽悠的,像被风吹着的孤立轻飘的稻草左右动荡着。
她心想:“一旦签字,每个月就要还将近十万澳币的利息。如果一直卖不掉海边的房子,利息掏空自己仅有的存款,银行会拍卖房子,不可控的风险太大了。不行,绝对不能走这一步。”薛华看着眼前这位根本不接受高利贷的她,像撒了气的皮球
躺坐在椅子里。
肖梦影看着眼前气呼呼的薛华,眼睛里闪动着慌乱,“看起来,是要跟孟立成说实情的时候了。”
“那你就试试吧!看他怎样指责你?”薛华冷眼看了她一眼,狠狠地说。
“就是被他指责,也不能借高利贷。”她站起了身,生气地对他说。
薛华气得从椅子上嗖地一下起了身,走向洗手间重重地关上了
门。
她呆坐着,刚才两人亲热的情景完全消失了,现在倒像是两个有仇的人。
电话的震动声在薛华的座椅上。
她看了一眼他落在椅子上的手机,来电震动的屏幕上显示着皮特的名字。
她没好气地对着洗手间喊薛华接电话。
洗手间马桶冲水和洗手的声音传出来,他一脸不高兴地走了出来,可是电话却断了。
他匆匆地看了手机的未接来电,又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是皮特打来的,看我的朋友多关心你的事情。”


“他可以直接跟我联系,干吗打你的电话?”肖梦影显得不愉快。
“他跟我关系好,也许还有其他事情。”薛华连忙辩解着。“那你打过去。”她意识到一定是催贷款。
薛华的眉头紧锁了几下,嘴角下拉,冷笑地从喉头和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此时已显得很不耐烦了,“好吧,你再想想,我先 回去了。”
他阴沉着脸说着走了出去,房门被他重重地关上,发出闷响。肖梦影呆坐着,身上还留着他的体温和气味,他却反目为仇
地夺门而出。
她想立即给索菲娅打电话,见面谈谈房子的事。
二十分钟后。
索菲娅手里拿着几本房屋销售杂志,走进了她们经常约见的法式咖啡馆。
肖梦影已点好了她们的咖啡,坐在那里等她了。
索菲娅走过来坐下,一边将这本杂志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一边说这是最新的广告。
肖梦影顺手翻看着,看到了她又花的三千澳币登出的销售广告页。
她愣愣地看着画报上的图片和介绍纳闷地说:“这样好的位置和房子,怎么就没有真正的买家呢?”
索菲娅小心地说:“梦影,现在中国客户真是钱出不来,这边银行又不好贷款。”
肖梦影说:“那你们承许的西人高端客户呢?” 索菲娅不知说什么好。

“马上就到交割期了,你说怎么办?”肖梦影责怪地直视着她。
索菲娅刚到嘴边的咖啡差点洒了出来,她轻轻地放下咖啡杯,满脸不自在,“你—问过你的丈夫了吗?他那边有钱可以先交割吗?”
“还没有。”                                                                   “走地下钱庄,人民币钱不过海,这边就可以拿到澳币。” “这个时期,太冒险了。”
“你丈夫一定有办法,如果能解决,你就不要这么发愁啦。” 肖梦影心想:“落个孟立成的指责又怕什么?总比丢了几
十万的首付好。”
索菲娅看出肖梦影赞同她的意见,趁她情绪还好,转身走向吧台要了两块小蛋糕。
她回到座位上,把其中一小盘放着法式小叉子的精致小蛋糕, 摆在了肖梦影的面前讨好地说:“一切都会解决的,尝尝小蛋糕,今天我买单。看到你着急,我也是急得不得了。”
她边说着,边殷勤地偷撩着肖梦影。
肖梦影拿起了小叉子挑起来一小块蛋糕抿了一口,心想:“从来不主动买单,今天不但要买单,竟然还点了蛋糕,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索菲娅也挑了一小口蛋糕放在了嘴里,“这个蛋糕是栗子粉做的,自然的甘甜,没有放糖。”
肖梦影不冷不热地听她说着。
索菲娅又看了肖梦影一眼,“早就想跟你聊聊我的事,看你心情不好,也没好聊。梦影,我现在还真有点麻烦,想听听你的 意见。”


肖梦影淡笑了一下:“你说。”
索菲娅脸皮上的神情好似跟皮下的组织脱离了一样,皮笑肉不笑的古怪。她眼睛里透着狐意,“上个星期,我联系了几天都 联系不上他,后来打来电话的竟然是他的妈。”
“是吗?”在肖梦影看来她和小鲜肉的爱情故事早该彻底结束了。
她又一次地在索菲娅的脸上看到了她死了男友时的神情。她看着眼前已经可以当那个留学生小鲜肉姨妈的她,竟然为了钱搞得这个爱情闹剧终于要完结了。
肖梦影抿着蛋糕淡淡地说:“他的妈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请我以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说这一次来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而后带他彻底回国。”
“她知道你们的具体情况吗?”      “我不清楚,我一直和他是失联的。” “劝你彻底放弃吧!”
肖梦影的眼里竟是对她的不满,一直以来对他们关系的烦感,在于它根本就不是爱情,而是金钱。她怀疑小鲜肉更是利用错位的恋爱关系想换取移民身份。他哪里知道,像索菲娅这样经历人生艰辛的女人,怎么可能在乎朱丽叶的纯真爱情呢?她一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索菲娅在最后的这一刻,不忍放弃与小鲜肉这位所谓的富二代婚姻的梦想,她对未来不能继承他父亲的家产而感到万分不舍和遗憾。
“唉,我真没有财运,我想只要她儿子坚持跟我在一起,他  父母也是没有办法的。我要不去学校找找他,再听听他的意见?” 索菲娅坚持地说着。

肖梦影抿着小叉子上的蛋糕,冷眼地看了她一眼,“你最好不要去,把他忘了吧!”
索菲娅的眼睛盯着手中反复拨动小蛋糕的叉子,却没有一点 吃的兴趣,“说实话,我还是不甘心的。但是,也许他根本不是富二代,还说打听一下,就这么放手了?太可惜了。”
“她家里不会同意。”肖梦影冷冷地说着,将小叉子放在盘子里,喝了口咖啡。
此时,索菲娅放在咖啡桌上的那双干瘪的手,十指交叉在一起,个别指甲上涂抹的甲油已经脱落。看得出这些天小鲜肉的消 失,她已没有心思打扮自己。
她的神魂沉迷在富二代小鲜肉联姻后的继承权里,甚至是近似于神经质的幻想和不能自拔。
这么多年艰辛贫困的移民生活,使她的秀发因此也过早地脱 落变得稀疏,在头的顶部竟然露出了隐隐约约的头皮。在澳大利亚的生活开销和她销售房产所分得的中介费不成正比。
一年到头也卖不了几套房子,她孩子高昂的私校学费和生活开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原本可以上澳大利亚免费的公立学校,可是,她一定要让孩子上私立学校。她说私校的孩子家庭更富裕,会交好多有钱的朋 友。
在肖梦影看来她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澳大利亚的国家福利应该有机会享用才是。为此也劝说过她让孩子转免学费的公校,减轻生活压力。据她所知一些华人家庭的孩子都是出于公校教育,有的考上了知名大学的法律系、医学系,还有艺术系,个个有出息。
可是,索菲娅却一定要坚持让自己的孩子站在更富贵人家孩


子的队列里。她仅有的钱财除了交私校的学费,就是给孩子上课外课。不管孩子是否适合,只要可以学的几乎都去学。
其实澳大利亚公校和私校的文化艺术课程已经非常丰富了, 也许是因为放学早和作业少的缘故,大部分华人家庭为孩子上着各种课外课。
索菲娅这样的家庭收入,为此付出着额外的经济支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如今,索菲娅已不再年轻。她即便说话像小女孩一样矫揉拿捏,打扮也花哨光鲜,那浓郁的脂粉却难以掩盖面容下的陈年憔悴和难以摆脱贫困的疲惫。
在她眼里,小鲜肉这个富二代,就这样眼看着从视线里即将  消失。邻近更年期的她,仅存的那点儿姿色在岁月的无情中碾压。 她靠姿色取悦于人的时光,就像入冬前的秋风,毫不留情地卷走树上仅有的一片叶子。
索菲娅在中介的这个职业里脑汁绞尽,编织买卖双方的故事给华人新移民听。西人中介老板更是通过她对华人的这些销售技巧,为公司获利。
她满嘴跑火车,人不人鬼不鬼地扭曲着自己。在她灵魂的深处对于金钱和友情也曾不断地搏斗着,终究使得金钱占了上风, 将珍贵的友情焚毁。
多少个夜晚,她也曾在金钱和友情的撕扯中难眠。当太阳升起,她涂脂抹粉,又走向美丽外衣下的血腥狩猎。
在肖梦影第一次购买自住房上,索菲娅已经对她进行了蒙骗,使她在不清楚不可拆建的情况下,购买来这座价格昂贵的房产。

现在摩登的房子又是一个不明不白的合同签署,其中充满了 诱骗。对她的这个看法已经存在于肖梦影的心里,只是现阶段还需要她继续合作完成购房交易。
至于知心话,在肖梦影的心里早已荡然无存,而是周旋于两人即将弦断的最后交合之中。
肖梦影不想在咖啡馆再与她这位所谓的闺蜜,浪费一点儿感情和时间。
她忍不住地看了看手机,“就先说到这儿吧,我还要赶紧忙着下面资金落实的事情。”
索菲娅也突然回过神来,“是的是的,你要抓抓紧。我也要回公司了,我听你的好消息。”
肖梦影眼睛里透着讽刺,淡笑着说:“我也要听你的高端客户与合同签署的好消息。”
索菲娅结了账,一溜烟地走掉了。
肖梦影走出咖啡馆,给孟立成打了电话。
之前她打电话是只报喜不报忧,今天她不得不把话说清楚了。她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家务事,而后又说到来现在房产销售的情况,和即将交割的新房产。尽管她不断解释着,但是电话那头的孟立成已经忍无可忍地说她太随性、不听劝。
她一边沉默无语地接受着孟立成训斥的话,一边走到了街边的一条木长椅前坐了下来。
孟立成责怪她太容易轻信,又不说实情,使事情走到了没有时间解决的地步。现在海外的钱很难一时汇过来,即便是海外进 入澳大利亚的投资款也不可能在一个星期到位。走地下钱庄,就是冒着被查没收的风险。


她呆坐在长椅上,只听得电话那一头不断地责怪。她提到高利贷。
孟立成说这更是风险,不可控。电话两头顿时无话可说了。
几秒后,孟立成又说:“不行的话,就只能放弃买卖交易,追究购买房产合同诱骗的法律责任。”
他生气地断掉了电话。
肖梦影恨自己无知无畏地将事情败坏到这个地步,太相信索菲娅这个之前认为的闺蜜。原来自己真的就是她的大客户,还有中介老板的合谋诱骗。
这场官司看起来是真的要打了。
肖梦影此时像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地继续呆呆地坐着,任秋风卷起的秀发任意扑打在脸上。她难过地闭上了眼睛,眼前索 菲娅和中介老板的嘴脸,一唱一和、笑容可掬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梦影。”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身旁。她抬起头看过去,原来是薛华。“你怎么在这里?”肖梦影问。
“我就没有走远,看你出门来咖啡馆,我也在附近坐了一会儿。梦影,你现在还有时间,不然就……”
还没等他说完,肖梦影就大声地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逼迫我?你走,立刻,不要让我看到你!”
薛华气呼呼地走了。
街上的行人在这个愤怒女人肖梦影的喊叫中,投来了不可理

解的目光。
她生气地站起身向停车场走去。
交割期近在眼前,她真的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她想:不如听薛华的劝说贷高利贷,抓紧时间卖掉从索菲娅那里买来的商面房,加上自住房的销售,来还高利贷的利息。找 一下那个之前认识的另一个华人中介问问情况。
她拨打了这个区的另外一家中介公司华人小伙子杰森的电话。长达半个小时的通话,她得知自己买的门面房当年的价格,
买贵了三十万澳币。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还高于现在的市场价格二十多万澳币,如果现在卖,加上当年付的税钱就赔大了。
这个门面房目前一定是不能卖了。
肖梦影回忆刚来澳大利亚买这栋门面房时,索菲娅给她讲高回报的出租价格的画面:
“梦影,楼下商铺租金是稳定的续租,楼上的那一层是房东的女儿要租,一周五百五十澳币。你一个月楼上就是两千两百澳 币,楼下目前是三千一百澳币。这么高的租金回报率,那么你的房子的价值应该在一百四十万左右。你一个月能收入五千三百澳 币,这是高收入,太让人羡慕了。”
“我想贷款,不把自己的本金都付给银行。”
“那很好啊,贷款百分之八十,交了利息你每个月还可以收入几千澳币。你买了这栋房子我给你找贷款代理。”
“好的,那我就签这个合同吧!”
肖梦影签署了购买合同以后,也顺利贷到了百分之八十的款。 当要签署楼上租约的时候,索菲娅说:“你千万不要租给以
前房东的女儿,她现在没有工作。租金是父母给她付的,如果父母以后不给她交房租了怎么办?”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也是才想到的。”

后来肖梦影楼上的房租每周只租了三百五十澳币,至今快三年了才租到了四百三十澳币。
这栋门面房价格加百分之五的税,是一百四十五万澳币。这就是索菲娅编造买卖双方谎话故事的结果。
现在肖梦影通过再次销售这两栋房子,彻底看到了索菲娅对自己的欺骗。
她又想:怪不得,当时自己买了这两栋房子以后,索菲娅就  口称贷款买了一辆澳大利亚本地产的跑车。她总把车放在车库里, 周末才开一开。当时她还好意思说找个周末,带着我和儿子去海岸线上兜风。这一定是骗我的钱买的,她真无耻!
就在这时,过户师提姆的电话打了进来。
提姆告诉她马上就要行使交割了,是否准备好交接?肖梦影  说因没有卖掉自己的住房,她应该是决定搬回去,不再交割新房子。提姆为此也感到遗憾,提醒她会损失首付的几十万澳币之外,在合同的条款中还有买家违约不能交割房产,卖家第二次销售的差额和相关经济损失全由买家支付。
关于二次销售差额的这个合同条款,肖梦影今天才知道,她在签合同的时候并不知道有这样的内容。过户师是在签合同之后找来的,之前索菲娅和西人老板都没有提到过这个风险条款。
当提姆知道肖梦影对此条款一无所知,感到非常吃惊,他也说这是中介基本的责任。他为此表示对肖梦影同情。
肖梦影如梦初醒,不寒而栗。

她拿出手机给索菲娅发了微信:我之前一直把你当闺蜜,没想到你却欺骗了我这么多年。你满嘴瞎话,骗了我高价购买了两 栋房产,还有这次新房子的骗局,你真卑鄙!通知你的老板,我将终止与你们公司的合作。
她发完了这条信息,随手把索菲娅的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肖梦影做梦也没有想到,索菲娅这个所谓的闺蜜和贴心的人,
在销售给自己的花园洋房和门面房上,她无情、轻易地爆赚了一 大笔昧心钱。在这次房子交易上,索菲娅又给自己挖了这么大的 一个坑!
肖梦影恨自己太轻信,且不知,自己早就成了中介索菲娅眼中猎、盘中肉!
真是应了中国的那句俗语:“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388 | 回复:0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