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互联网教父”劝年轻人:尽一切努力,不要拥有10亿

admin 2023-9-18 14:00 腾讯新闻《潜望》 59

摘要:  腾讯新闻《潜望》作者 张小珺advertisement凯文·凯利有一把标志性的络腮胡子。20岁出头,这把胡子就跟着他从美国远赴亚洲游历,他到过中国、日本、韩国,也到过印度、尼泊尔、阿富汗,他拿着摄像机四处拍摄;随后, ...



腾讯新闻《潜望》作者 张小珺

凯文·凯利有一把标志性的络腮胡子。20岁出头,这把胡子就跟着他从美国远赴亚洲游历,他到过中国、日本、韩国,也到过印度、尼泊尔、阿富汗,他拿着摄像机四处拍摄;随后,这把胡子跟着他回到美国,安坐在自己家漏雨的后院小棚里创作,他花了5年写出《失控》,而后参与创立《连线》杂志;再之后,凯文·凯利意外在华走红,收获了名声与财富,他又带着这把大胡子一次又一次到访中国。

“我在中国有名,但在美国不太出名。”凯文·凯利说,中国读者喜欢称他为“KK”。

KK是美国知名杂志《连线》创始主编,著有《失控》《科技想要什么》《必然》等书,曾在上世纪90年代预言了后来互联网的走向,因而被认为是全球科技界的预言家。这个以《瓦尔登湖》作者亨利·戴维·梭罗作为人生偶像的人,带着一丝幻想气质,对于网络文化有着深刻洞察,也有人称之为“游侠”。

最近,71岁的凯文·凯利带着新书《宝贵的人生建议:我希望早点知道的智慧》再次来到中国。这本书是他过生日时写给三个孩子的建议,最终集结出版。

他的行程很紧凑,利用间隙,我们向凯文·凯利提出了50个问题,范围涵盖寡头、平台、网络秩序、人工智能、科技的国界和人生之问。

凯文·凯利确信,下一个寡头企业将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而且它将诞生于一家没有钱、没有资源、位处边缘的初创企业。他不认为,任何一家坐拥资本、努力转型的巨头有可能统治下一个时代。

“创新发生在你没有钱、没有资源、不能购买解决方案的时候。”这和他的人生态度不谋而合。他劝诫年轻人,“尽一切努力,不要拥有10亿美元”。他身边有太多亿万富翁,他观察到,巨大的财富会囚禁你,占据你的生活。“当你拥有10亿美元,这是另一份工作。”凯文·凯利说。

如今,距离KK第一本大部头问世已快30年,他的络腮胡子从黑色变得全白。你能在这位美国老头的话语中不时听见,贯穿了科技、人文与人生的哲思。

他经过了历史,但他希望帮助人们看向未来。



预言下一个寡头:

“我确信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会成为下一个垄断者”

腾讯新闻《潜望》:嘿,凯利先生,很开心在上海一个雨天的早晨与你相遇。

你从年轻的时候就留起了大胡子,一直延续至今——它的颜色从黑变灰又变成白色。你为什么那么着迷于留胡子?觉得它是智慧的象征吗?

凯文·凯利:哦,关于我的胡子,大概因为懒惰吧。我本来想留满脸胡须(就是一整片胡须覆盖下半张脸的那种),但我发现胡须令人烦躁,我就把它剃了。但后来,我开始懒得刮胡子,觉得生活不值得费那个功夫。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这样更方便。

腾讯新闻《潜望》:作为一位著名的科技预言家,我们渴望听到你对当前人工智能时代的见解。你的书《5000天后的世界》中,讨论了认知网络(Semantic Web)的重要性。随着ChatGPT出现,它已经成为现实。你是否对认知网络到来的速度如此之快感到惊讶?你预计该领域下一步的发展是什么?

凯文·凯利:ChatGPT的表现并没让我感到意外,与我预期一致;但使用大型语言模型来实现这一目标令我惊讶,我们本来不会预期这种方法奏效。

我们不应该高估人工智能发展速度会有多快。有人认为现在我们有了聊天功能,明天或明年到处都有人工智能,它将融入生活。但这将比人们想象的时间长。人们使用它,而它不能取代人。我们需要建立整个系统、改变组织和基础设施,这需要时间。

总的来说,ChatGPT被过分高估,人工智能被低估了。

腾讯新闻《潜望》:OpenAI会成为统治AI时代新的巨无霸吗?它能成为下一个科技巨头、下一个平台公司吗?

我听到过两种极端的观点:一种是认为OpenAI会比Google更伟大,甚至市值会是它的10倍以上;另一种正好相反,认为OpenAI会成为大模型时代的先驱,更多承载实验功能而非立志于成长为巨型商业体,你怎么看?

凯文·凯利:这是非常好的问题。多年来,我有一个关于技术发展和主导地位的理论。我的观点是,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非常短暂。

很长一段时间里,IBM是唯一计算机供应商,成百上千家公司竞争着想要销售计算机,但没一家成功。你无法打败它,它垄断了市场。

然后,微软出现了。但微软并没有试图销售计算机,它销售软件。它是取代IBM(垄断地位)的公司。如果你试图制造计算机,你无法获胜。但微软制作操作系统软件,成为了主导者。许多公司试图与微软竞争,都失败了,这也是一个垄断市场。

接着Google出现。它并没有尝试制作操作系统,而是开发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搜索引擎。它成为了主导者。很多人又尝试创建搜索引擎公司,都无法取代。

再后来是Facebook,它是社交媒体公司,很多公司尝试创建社交媒体,也失败了。现在我们有OpenAI,它是人工智能公司,它或者类似它的公司有可能成为新的主导者,取代Google、Facebook和其他公司。

总的来说,这些公司总是从外部崛起。(It's coming from outside always.)

OpenAI是否是取代Google和Facebook的公司?我们不知道。但我确信会有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成为下一个大型垄断者。

腾讯新闻《潜望》:你不确定这家公司到底是不是OpenAI。

凯文·凯利:嗯。它也可能是Nvidia(英伟达)。它可能是制造人工智能平台的公司,这正是Nvidia正在做的。我认为可能会出现OpenAI和Nvidia之间的竞争,或者可能会有第三家公司。

因为Google并不是第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它是第二个;Amazon也不是第一个在线公司;Facebook更不是第一个社交媒体公司。

腾讯新闻《潜望》:为什么他们都不是第一个,反而成为了最庞大的?

凯文·凯利:因为他们执行得更好。Google在搜索方面做得更好,比AltaVista好了十倍。(作者注:AltaVista是1995年出现的搜索引擎公司,已关闭。)

所以问题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是否有其他公司可以做出比OpenAI更好的大型语言模型?这是有可能的,现在判断为时过早。

无论如何,我坚信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会成为下一个大型主导者,也许是OpenAI,现在还无法预测。

腾讯新闻《潜望》:你怎么看Sam Altman这个人?和他有过接触吗?在你看来,他是否会成为乔布斯、马斯克式的人物?

凯文·凯利:是的,他昨天刚在美国国会作证。Sam非常谦虚。他不像Steve Jobs(苹果创始人)或Elon Musk(特斯拉创始人)那样疯狂。所以,他的公司可能不会变得那么大。要想变得那么大,你必须疯狂一点。我不认为他会像Steve Jobs有那么大影响力。

他有点像Jeff Bezos(亚马逊创始人)。Jeff Bezos并不疯狂。他很成功,但你不经常看到他出现在新闻中。Sam有点像那样——聪明、敏锐、明智。

可以说,Steve Jobs不是很明智,Elon Musk也不是;而Jeff Bezos是明智的,Sam也是明智的。

预言垄断者与新秩序:

“成功的故事总来自于外部”

腾讯新闻《潜望》:你多次提到“镜像世界”(Mirror World)这个概念,你预言它将在10年至15年以后到来。从现在到镜像世界,这中间十几年时间有哪些关键要素会发生改变?

凯文·凯利:“镜像世界”就是Facebook称之为“元宇宙”的概念,是一种数字覆盖在现实世界之上的虚拟世界,将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融合在一起,呈现在一个视图中。要实现这点,我们需要拥有好用、轻便、耐用的智能眼镜,但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技术。

苹果Vision迈出不错的第一步,但它还没有达到在智能眼镜领域的智能手机水平。手机已存在几十年,后来有了翻盖手机,但它们直到进入智能手机时代才真正产生影响。我们仍然处于镜像世界的翻盖手机时代,还没有合适的技术,使之实现从翻盖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跨越。我们仍在等待智能手机出现,而苹果Vision并不是这方面的智能手机。在智能手机相等效果的产品出现前,我们无法在镜像世界取得太大进展。

腾讯新闻《潜望》:你说过,继两大平台之后,将诞生第三大平台。第一大平台是互联网,将信息数字化;第二大平台是社交媒体,将人数字化;而第三大平台,是将世界上剩余的其他东西统统数字化。在这个平台上,所有的事物和场所都将是机器可读的。最终,万事万物将有一个数字孪生体。今天,你对于第三大平台,是否看得更深、更远了?

凯文·凯利:为了数字化其他一切,你需要AI,而不仅仅是ChatGPT。你需要AI语义化理解世界。

就像现在,你可以让它扫描这个房间——它会知道这是一个连接到互联网的屏幕,那是一把椅子,会理解这些瓶子是从附近商店购买的,并能记住并索引所有信息。这需要非常复杂的AI。我们目前没能做到这一点。

当这些都能做到,我就可以戴上眼镜,它会扫描我所看到的一切,并理解它们。这是第三个阶段的开始,在那之前我们需要眼镜和更先进的AI技术。

腾讯新闻《潜望》:为什么人类一定需要一副智能眼镜?

凯文·凯利:哦,谁会扫描整个世界?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谁会为此付费?没有人会为此付费。唯一方式是我们用户来扫描它,我们戴着这些设备四处走动,扫描房间的人就是我们。我会免费做这个,为了看清事物,我必须首先扫描它们。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的工作方式是,你在虚拟镜像世界中出现,你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北京,你在这个座位上有一个虚拟化身。当我看过去时,你就在那里。这是如何运作的呢?系统必须知道我在看哪里,必须理解当我低头看,所看的角度是什么。它知道这一点,因为眼镜必须扫描,才能呈现图像。使用增强现实需要你不断地扫描周围一切。

所以,谁来扫描整个世界呢?就是戴着这些眼镜的数百万人,他们将扫描整个世界。除非他们都拥有这些设备,否则世界不会被扫描。

腾讯新闻《潜望》:你怎么看待Facebook在元宇宙方面的尝试?你为什么认为它没有希望统治AI或者AR世界?

凯文·凯利:它还没有制造出真正的智能眼镜。他们尝试过Quest,但还没制造出智能手机同等性质的产品,只有一款翻盖手机版本,不够好。

腾讯新闻《潜望》:你认为第三大平台会诞生于传统巨头的业务重塑,还是新兴公司?

凯文·凯利:我认为Facebook不会是找到解决方法的那个人,苹果也不会。因为他们太大、有太多钱了。正如我刚才所说,成功的故事总是来自外部。这将是一家外部的、新兴的初创公司,因为他们没有足够资金。如果你有太多钱,你会试图购买解决方案。如果你没钱,你就必须发明,必须聪明,必须尝试各种方法看看哪种奏效。

苹果不会这么做,除非有巨大回报。然而,在开始阶段,回报并不会很大。它将会非常昂贵,最初投入的人不会赚很多钱,会长时间亏本。苹果承受不起这样的亏损——你看,它有钱,但它不能承受大量亏损,它必须做一些能确保盈利的事。

所以,总是会有一家初创公司,他们没什么可失去的。他们的利润率很低,在外部努力工作,可以服务于一个很小的市场,不需要卖给每个人,只需要卖给1000人就足够。苹果不会给只卖给1000人的产品投入。因此,巨头们无法做到这一点。

腾讯新闻《潜望》:面对新一轮AI技术浪潮,美国的Google、Facebook、Amazon、Apple这些巨头公司,谁是最有优势的?谁又是最危险的?

凯文·凯利:他们中没一个有优势。但这些公司不会消失,只是不会成为市场主导者。IBM、微软仍然存在,它们可以拥有业务,但不会垄断市场。

腾讯新闻《潜望》:中国科技业也是你的老朋友了,你对美国巨头做出了诸多预言,你怎么看现有的中国巨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抖音等。20年后,他们会怎么样?

凯文·凯利:一样的情况。我认为在下一波发展中,它们将不会占据主导地位。

腾讯新闻《潜望》:倘若第三大平台出现,谁最有可能成为它的敌人?

凯文·凯利:倘若某项技术开始迅速取得成功,会有很多竞争者涌现。就像大型语言模型,一开始,只有OpenAI,没有竞争对手。短短一年内,已经有了很多竞争对手。所以一开始,制造智能眼镜的公司会很少,但只要它开始起作用,竞争对手会涌现。

腾讯新闻《潜望》:人工智能时代会加剧寡头垄断吗?

凯文·凯利:不会的,AI领域肯定会出现一些垄断现象,会出现新的垄断者,当前的垄断者不会像AI领域的新垄断者那样重要。

谈科技的国界:

“当中国最终造出世界级品牌,可能会是电动汽车”

腾讯新闻《潜望》:科技是有国界的吗?

凯文·凯利: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技术并不受边界约束。但一部分问题来自于,有些国家相信边界的力量。我们正在看到技术不愿意尊重边界,这真的很难。

腾讯新闻《潜望》:在你看来,美国为什么会有芯片禁令?

凯文·凯利:尽管短期内可能会有一些收益,但从长远看这对所有国家都非常不利。开放贸易,从总体上来说,对每个人都更有利。所以这是一种短视的想法。它能够带来短期利益,但从长远来看是不利因素。

腾讯新闻《潜望》:中国企业在海外如今遇到了一系列麻烦,企业家应该如何应对它?能否给他们一些建议。

凯文·凯利:哦,天哪,我不知道。我希望能对创业者提供更多帮助,但我了解得不够多。

腾讯新闻《潜望》:中国会成为第一大科技大国吗?中国和美国分别在哪些领域有绝对的优势?

凯文·凯利: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在软件领域目前领先,而中国在硬件领域表现更为出色。当然,中国台湾也在硬件方面有建树,他们在生产芯片。

所以,亚洲在硬件方面强大,而西方似乎在软件方面更出色。这种情况可能不会永远持续,但目前看是这样。而且,这是异常复杂的网络,不仅仅是拥有一个大公司,而是有成千上万的网络来支持硬件和软件周围的生态系统。改变需要很长时间。在未来五年,也许是十年内,这种情况可能仍然成立。

腾讯新闻《潜望》:新能源是全球科技的另一大话题。中国出现了比亚迪、蔚来、小鹏、理想这样有竞争力的新能源车企,你怎么看待中国新能源车及未来发展方向?

凯文·凯利:我还没看到这些车,但多年来,我的理论预测是,当中国最终制造出全球想要的世界级品牌消费品时,可能会是电动汽车。

总的来说,中国有能力制造出一款世界级的消费品——设计出色、价格亲民、是世界上最好的产品——这个产品很可能是电动汽车,甚至可能是自动驾驶汽车。

腾讯新闻《潜望》:电动车多久会替代传统燃油车?

凯文·凯利:它会比人们想象得要快。电动汽车在各个方面都更好,如果你想要一辆好车,你会购买电动汽车。虽然需要一些时间,但事情发展比人们想象得快。

腾讯新闻《潜望》:中美科技业会越来越相似,还是会走向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

凯文·凯利:某种程度上,与他人不同有利于他们,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全球许多方面的趋同。存在一种全球文化。

看看周围,如果我拍下这个办公室的照片,除了语言,我不知道是否能看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年轻人生活在相似的文化中,办公室的样子,家庭的样子,着装方式都趋同。因此,世界各地存在趋同之处。

但文化不仅仅是这些。关于你的人际关系、工作方式和信息流动方式可能有差异,而且可能有意保持不同,这取决于你所从事的行业。因此,我们可以期待差异在更高层次的非物质领域存在,但有形的世界会普遍和共享。

腾讯新闻《潜望》:逆全球化的浪潮是现在影响世界的一股力量,它将对科技造成怎样的影响?

凯文·凯利:我不认为我们正在去全球化。哦,完全不是这样。一些人对所谓的脱钩感兴趣,但现实是,这是不可能的。我不认为会发生这种情况。

谈科技精英化与安全:

“把爱因斯坦和老虎关进一个笼子,谁能活?”

腾讯新闻《潜望》:我们会沦为人工智能的宠物吗?马斯克说,人类最大的生存威胁可能就是人工智能。“它们可能会超越我们,把我们当宠物一样对待。”他说道,“我不喜欢当谁的宠物猫。”

凯文·凯利:在我看来,这不太可能发生。如果它开始像对待宠物一样对待我们,我们有时间阻止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