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游戏到心理治疗:我们距离虚拟现实疗法还有多远?

[复制链接]
Ausaview 发表于 2022-1-17 20: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saview
2022-1-17 20:49:11 99 0 看全部
本文转自ABC News

在一间朴素狭小的办公室里,一位心理治疗师头戴虚拟现实(VR)显示器,全身佩戴近30处感应器,通过计算机将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信号传送给对面佩戴着VR头盔的实验参与者。而参与者眼前展现的画面宛如置身一间宽敞明亮的温馨客厅,墙上悬挂着风景油画,白色橱柜上摆放着几盆绿植和装饰品,神采奕奕的治疗师化身(Avatar)正在聆听她的倾诉。

这是西澳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进行的虚拟现实疗法的一个场景。该研究最新发布的结果显示,大约30%的参与者更倾向于对虚拟现实中的治疗师化身披露负面经历,而不是面对面的对治疗师真人披露。

游戏5.jpg

领导这一研究的埃迪斯科文大学心理学与传播学研究员肖恩·罗杰斯博士(Shane Rogers)告诉ABC中文,这是因为向另一个人透露负面的经历,可能会引起尴尬、羞耻等不愉快的感觉,而且回忆与这些经历有关的记忆,也会令当事人产生悲伤或焦虑。

“所有这些都会减少这种互动的舒适感。但是在虚拟现实中,有一种更大的距离感,这可能有助于让客户感到不那么羞愧或尴尬,这或有助于他们更多地敞开心扉讨论自己的经历,并在更大程度上处理这些经历,”罗杰斯说。

罗杰斯表示,他们在研究中发现,虚拟现实中的互动在参与者享受程度、舒适程度、亲密程度和尴尬程度等各个维度上与面对面的互动得分非常接近。而在透露负面经历上的突出发现,更表明这种类型的技术在未来有很大的潜力用于治疗环境。

“最有可能从虚拟现实疗法中受益的是那些对他们需要谈论的经历感到特别尴尬或羞愧的人,又或是那些具有较高的社会焦虑特质的人,”罗杰斯说。

从游戏到心理治疗

游戏4.jpg

虚拟现实技术最初从游戏和娱乐中爆红,随后在心理治疗、教育、旅游、设计等领域也展露头角。尤其在心理治疗领域,虚拟现实技术已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地方被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酒精成瘾、幽闭恐惧症、饮食失调和抑郁症等多种病症。

罗杰斯团队研究的虚拟现实化身疗法就是其中一种方式。罗杰斯介绍说,这种方式仍然是传统的治疗师主导的治疗体验,但不是与治疗师面对面的互动,而是通过VR头盔在虚拟环境中与治疗师互动,与病患对话的治疗师由一个化身代表,而治疗师通过全脸和身体动作捕捉控制化身的举止神情。

维州认证心理治疗师柯碧 (Bea Ke)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认为,虚拟现实化身疗法在青少年心理治疗方面很有前景。

“我觉得这项技术还是很有前景的,尤其对年轻的孩子来说,因为他们在网络上有很多他们喜欢的化身。特别是一些孩子不愿意来参加诊疗,这种技术对他们来说可能还是蛮吸引人的。尤其是男孩子,我觉得这是提高他们兴趣的一个方法。”

柯碧透露,她在实习中曾经好几次看到心理诊所运用虚拟现实治疗青少年。

游戏3.jpg

“大概就是男孩子,年龄九到十岁这样子,他们好多都有自闭症、多动症。他们通常都是父母陪过来,刚开始对这个治疗本身不是很有兴趣。但是一旦拿到这个虚拟现实的东西出来,他们一下子就反应完全不一样。

“我们当时没有用化身,[而是用的]里面有各种各样模拟的场景,专门针对患有社交恐惧、焦虑、恐高、怕某种动物的 人,它有很多已经设计好的单元可以选。

“我觉得对这些孩子来说是一种挺好的辅助方式。”

柯碧描述的是虚拟现实疗法中另外一类也是目前更为普遍的一类——暴露疗法(exposure therapy)。这种疗法主要在治疗师主导下,将患者暴露在一个安全的、受控的环境,让其体验心生畏惧的场景,而无需真正身临其境或努力在想象中营造这一可怖场景。

助力治疗沟通障碍

在昆士兰大学,研究人员正在运用类似虚拟现实暴露疗法的沉浸式体验治疗脑损伤导致的沟通障碍。

游戏2.jpg

“我们的VR工作是针对沟通障碍的,这在一个人经历了脑损伤后是很常见的。这些障碍可能会损害某人有效沟通的能力,例如说清楚话和理解别人对他们说的话。这显然会成为一个人日常交流、参与社会活动和整体生活质量的障碍,” 昆士兰大学RECOVER伤害研究中心(RECOVER Injury Research Centre)的阿提亚·薇姿珀博士(Atiyeh Vaezipour)说。

“我们希望利用虚拟现实来帮助有沟通障碍的人士。其中一种方式是,例如,如果某人的沟通目标是在社交活动或在公共场合与朋友或其他人交谈,那么他们可以通过戴上VR头盔,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进入相同的场景,练习不同的应对策略,并从语言病理学家那里得到反馈,以帮助他们建立应对现实生活场景的信心。”

薇姿珀在接受ABC采访时表示,有沟通困难的人往往需要语言病理学家的长期康复治疗。而传统上,语言病理学家都是在诊所或医院的房间里进行治疗,在那里复制真实生活场景并与之互动的机会十分有限,而随着虚拟现实技术日新月异的进步,它们在临床环境中的实施变得更加方便可行。

“虚拟现实为我们提供了使用计算机生成的三维环境来创造并模拟生活场景的机会。这样做的好处是病人可以在一个沉浸式的、有吸引力的和安全的环境中练习他们的沟通技巧,否则在现实生活环境中,可能会让他们不知所措或感到压力,”薇姿珀说。

距离虚拟现实疗法还有多远?

目前薇姿珀所在的研究团队正在积极与语言病理学家合作,以加速虚拟现实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

游戏.jpg

“VR作为一种康复工具有很大的潜力,但我们在实施这项技术时需要不断识别潜在的障碍,”薇姿珀说。

“我对VR技术的力量以及它在不久的将来会给语言病理学领域带来的益处感到非常兴奋。如果有更多的语言病理学家采用VR技术,它可以打开更多机会,模拟比目前范围更广泛的真实世界的场景,专门针对每个病人的沟通目标和需求度身定制。”

西澳的罗杰斯博士也表示,上次研究的局限性是使用的是本科生参与者,这主要出于伦理和隐私的考量,而且也未能完整实施通常病患求诊的实际治疗过程。

“我们希望采取下一步措施,在未来的研究中让心理健康客户参与进来,而且当参与者在虚拟现实情境中时,掌控化身的治疗师没有进入这一情境,我们将在未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令两个人都能在虚拟现实中,”罗杰斯说。

罗杰斯预测,在未来五到十年,虚拟现实化身疗法将成为非常常见的诊疗选项,和面对面诊疗、电话诊疗、短信诊疗和视频诊疗并驾齐驱。

“我相信这一点,是因为实现虚拟现实化身疗法的技术正以极快的速度发展,无论是在所需的硬件还是软件组件方面。

“我也相信,正如我们最近的调查研究所显示的那样,肯定有相当一部分人在虚拟现实中与治疗师交谈时可能会比在现实世界中面对面交谈感觉更舒服,”罗杰斯说。

身为心理治疗师的罗杰斯和柯碧都认为,虽然虚拟现实化身疗法前景广阔,但它们无法替代真人治疗师。

“对于心理治疗师来说,你和病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最最重要的。很多东西不是化身可以替代的。但是它作为一个辅助的手段还是很有帮助的,”柯碧说。

“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现实化身治疗将可以提供很大的灵活性,人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化身外观和他们与之互动的人士的化身外观,以及自己身处的虚拟环境。例如,一个喜欢海滩的人可以选择在虚拟海滩上与他们的治疗师交谈,而不是在一个标准的治疗师办公室里,”罗杰斯说。

“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在虚拟现实中进行社交互动,而感觉与自然的面对面的互动非常相似的地步…这将为人们接受心理治疗打开新的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99 | 回复:0

澳洲观察,专为海外华人打造,服务海外华人的大型社区平台,在澳洲的吃穿住行,国内的政策新闻,我们全力提供,欢迎大家!
本站导航
社区民生
移民留学
综合娱乐
本站站务
社区公告
投诉建议
商务合作
新闻资讯
国际新闻
澳洲新闻
中国新闻

网站首页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澳洲观察》—观察、体验,知行合一!
联系电话:0061-3-94322552 地址:PO BOX 91 Watsonia Victoria 3087 Australia 邮箱:unitedtimesmel@gmail.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